赤小豆浦月

喻王。
随缘all王。
缓更。

 

【喻王】前三次喻文州想要壁咚王杰希,第四次王杰希决定自己示范给他看

这个王有点会撩,但依旧是喻王。

一个跨度较长的脑洞,黄少天助攻预警。





夏休期蓝雨的交流活动是北上打微草,结束后黄少天迷路在微草“器”字形结构的大楼里,下一秒他在拐角看到了王杰希和他的亲亲队长。

看上去王杰希缩在墙角,喻文州站在他身前比划着手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黄少天0.1秒想起了自己“蓝雨好助攻”的称号,于是他大声呼喊着一路狂奔跑了过去。

“啊啊啊啊啊啊队长!”

他冲过去,然后喻文州一个紧张,梆——壁咚王杰希!计划通!

(๑•̀ㅂ•́)و✧

喻文州本来在hin尴尬的跟王杰希大眼瞪小眼,没防备身后一股强劲的气流带着鬼哭狼嚎压了过来,他下意识的回头一看,我的天,这什么情况?

在离墙角那一坨喻王还差半个王杰希那么长的距离的时候,黄少天脚下一个脱力直接往前趴了下去。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黄少天悲愤的想,于是他下意识的往前一扑。

已经回头看到了自家副队的喻文州不出意外的看到了黄少天自己绊倒的一幕,于是他条件反射性的想伸手把人接住,没料想自己目前这个“上半身回头看着黄少天下半身还正对着王杰希”的姿势实在是不合适如此大幅度的动作,于是本来就扭着的腿一使劲儿彻底跪了,顺带左脸狠狠的磕到了一个什么硬邦邦还挺温热有弹性的东西上。

而黄少天,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拽崩了他亲爱的队长心爱的裤子。

王杰希捂着被撞疼的半边胯骨,看着蓝雨的两个主力开始了今天新一轮的作妖。

造孽啊,他想。

 

“没咚上。”事后约饭,喻文州一手捂着扣子崩掉的裤子一手扶额。

“我知道没咚上,队长你也不要这么伤心,至少先换条裤子啊。”卢瀚文一脸语重心长。

“事实上,我不觉得壁咚是最佳选择……”柳非挖着白桃千层斟酌着开口,“因为……气势上不太合适。”

“再给这位小姐来一个巧克力熔岩蛋糕!”黄少天叫住了一旁走过的服务生,“那,什么是最佳选择?”他转过头去问柳非。

“额……”柳非继续挖白桃千层,“不如找个有气势一点的?”

“腿咚?”卢瀚文认为换个部位。

“床咚?”黄少天认为换个场所。

“……”巧克力熔岩蛋糕上的很快,柳非一叉子戳开,深色馥郁的巧克力酱流了半个盘子,“腿咚?我们队长荣耀圈里第一腿,你跟他比什么呢?而且你不觉得腿咚的动作很猥琐很流氓吗?还容易一不小心被人袭击了空档哦。”

“那床咚呢?”黄少天不依不饶。

“你从哪儿看来的?床咚这种考验亲密度的动作至少等两个人拉过小手亲过小嘴儿之后再考虑吧?偶像剧里都不这么演了!”柳非分了一块蛋糕给情绪看着还是很低落的喻文州,据说甜食可以刺激一点多巴胺的分泌,让人高兴些,“不过喻队你也算是四舍五入感受了一次我们队长的腹枕啊,这福利不错了。”

“复诊?”喻宇矗当然没反应过来这种带着距离感的词汇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腹个铲铲枕!那是直接撞了王大眼胯骨!我还担心我们队长英俊高贵的脸有没有伤到呢!”

“卧槽你好意思说!今天下午我看到队长捂着肚子站在那里还以为你们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巧克力蛋糕还给我啊!”

“都被你队长吃了别问我要!”

卢瀚文再一次感觉压力山大。

原来我一直承受着这个年龄不该有的忧郁和成熟啊,蓝雨的小剑客如是想。

“不如试一下别的咚?那种‘一切都那么自然,暧昧来的刚好’的场景吧!”

 

然后微草余老板做东,请大家去泡高级温泉。

黄少天一点也不想知道为什么都快三伏的天了还要去泡热水,事实上真正去的人也没有几个,卢瀚文拖着刘小别走了,柳非嫌弃没人跟她一起玩决定不去。

于是他将面临一个窘境。

我要和我队长以及对家队长一起泡在同一个池子里大眼瞪小眼吗?

于是机智的剑圣抢在王杰希前边一把推开了正要进淋浴间的喻文州,唰唰洗完之后夹着一个造型及其风骚的粉红火烈鸟小篮子冲出来,跳进了一池薰衣草味儿紫色的热水。

啊,安全了。

联盟的剑圣闭着眼长舒了一口气,安静的靠在了粗糙的石壁上。

淋浴间嘛,孤男寡男,四目相对,你来我往,对吧?

事实证明他的预想又出现了偏差。

 

外边黄少天摆弄火烈鸟的时候淋浴间里喻文州正满头大汗的进行brain storming。

看似稳如木星炮,实则慌如二刀开眼。

淋浴间里不知道用了什么设计,水汽集聚的很快,热水迅速在屋内正腾出了一片氤氲的氛围,衬的暖黄的灯光和金色设计的卫浴更加,咳咳,有点暧昧了?

王杰希倒是没什么别的表示,跟喻文州打了个招呼就自顾自的脱了衣服进了小隔间。

小隔间的设计是磨砂玻璃门,沾了水汽之后那个效果有点一言难尽,交错的光影打在原本就有点模糊的映像上实在是……

那是我心爱的人呀,喻文州想。

随即他心里哀嚎一句无力扶额,啊,杰希的背杰希的腰杰希的腿杰希的……等等,我要问他要不要搓背吗?不不不温泉不需要这一步……

“喻队,你怎么不去洗?”

王杰希推门出来就看到一个靠在衣帽柜上的喻文州,一丝不苟的穿着衣服。“旁边也有小隔间,不用等我这个。”

喻文州艰难的咽了下口水颤巍巍地把视线挪回来,有些闪躲地看着王杰希,“啊……嗯,我马上去,刚刚有点……”

“不舒服吗?不舒服就不要泡温泉了比较好?”王杰希微微皱了眉头,他刚从淋浴下出来,微长的头发上还带着些水珠,随着主人的动作滴答落到白皙紧实的躯体上,顺着平滑流畅的单薄肌肉一路滚下腰线,没在小毛巾里。

“不,我不是……我没有……”喻文州脸红了,别开了脸。

天啦噜,杰希撩我怎么办?在线等,急。

“嗯,那你快点,黄少天在外边该等急了。”王杰希大大咧咧转过身去在衣帽格的小篮子里翻东西,他毛巾围的随意了些,身后俩形状生的极好看的腰窝光明磊落的露在外边泛着光。

这可真是要命了啊,喻文州解着扣子想。

 

屋内明枪暗箭的时候屋外黄少天也没闲着。

“队长和老王还没从淋浴间出来!”屋外有温泉的水声,黄少天嫌打字不方便干脆发了语音。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柳非的回复很快。

“他俩进去多久了?有戏没戏啊?”方士谦只能远程协助感觉非常不爽。

“你在玩手机?”

黄少天刚想说他哪知道有戏没戏的时候冷不丁被人插了句话,回头一看王杰希出来了,并且直勾勾的走到了自己旁边,于是原本打算脱口而出的感叹句被硬生生的拗成了“王……王大眼你靠我旁边干什么?”

“啊?”王杰希觉得蓝雨一个两个的都不可思议,就三人的小池子他坐到黄少天对面去更奇怪了好吧?

于是等喻文州出来的时候他们在一汪基佬紫的池水里半遮半掩坐成了一个稳固的三角形。

等腰的,不等边。

黄少天看着离自己明显更远一些的喻文州,觉得自家队长第一次有了快要黑化的疲惫微笑。

“呃,我们聊点什么?”

气氛一度非常尴尬,然而黄少天力争做一个hold住全场的神助攻小可爱怎么可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呢!

所以他首先开口了。

“温泉里不要玩手机。”王杰希长臂一伸从他后颈绕了过去,假装要拿走手机。

温泉泡的久了人就会全身发热,于是黄少天冷不丁觉得后颈贴了个冰凉坚挺的不知道什么东西的时候果断应激性炸毛,手机应声滑脱。

然后说时迟那时快,手机在离水面1厘米的时候被王杰希另一只手一把抄起!幸免于难!

黄少天艰难地、仿佛听到自己的颈椎喀啦喀啦响、用十倍的慢镜头的节奏、抽动着嘴角扭了头,只见王杰希以一个少女漫画里很常见的壁咚姿势,右手撑在自己身后的浴池壁上,左手贴在水面上,牢牢地握着手机,本来就size不一样的大小眼在池水氤氲的氛围里显的越发不一样大,发梢还滴滴答答地往下滴着水……

啊,这真是一个令人感动的场景啊,联盟的剑圣内心自动开启了棒读循环。

身高差什么的通通狗带吧王大眼!

 

剑系被魔道学者近身了怎么办?没事儿,魔道学者脆皮啊!

“少天,不要玩手机了。”喻文州扯出一个有点勉强的微笑,看着不远处那一团。

 

“啊,心好累,助攻做多了会死的。”出了池子黄少天借口买饮料胡乱系了浴袍赶紧脱队跑走,打开他跟柳非方士谦的三人讨论组继续棒读。

“怎么了?”方士谦表示很有兴趣。

“队长不是咚了三次都没成功吗,王大眼就拿我当例子,做了个示范,现在我跑出来买水,让他俩自己折腾去吧。”黄少天看着豪华自贩机前闪烁的灯光和清冷的冰霜,觉得自己的心情仿佛铺子里加了冰的大满贯珍珠奶茶,乱乱的,满满的,冰冰的,凉凉的。

还特别想狗带!

170跟180的阵营尊严不容抹杀好吗!

然后微草的两人在qq另一端笑出了鹅叫。

 

“喻队有什么话,直接说就好。”看着黄少天恼羞成怒地跑出去,王杰希收回了视线,看着池子另一边的人。喻文州神情有些疲倦,眉眼塌成了一个格外温顺的角度,微微低着头。

“不……没什么,只是有件一直想做的事,突然发现没必要做了而已。”喻文州笑着摇摇头。

“那,喻队有空听听我的告白了吗?”王杰希往前蹭了蹭,伸手一捞把人拉了过来。

 

蓝雨的辛勤好副队抱着个装满冰镇果汁的小木盆跑回去的时候,两家的队长正以一个面贴面挑衅的姿势站在小池子的中央,一池深紫色的池水强行借着灯光给两人打造了一副波光粼粼的剪影。

嗨呀,我不在的时候反而成功了?

蓝雨的副队很郁闷,于是他唰唰唰地开了讨论组,继续实时repo: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天哥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END======

最近的气候太适合窝在大眼怀里撸猫了。

  304 12
评论(12)
热度(304)

© 赤小豆浦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