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小豆浦月

喻王。
随缘all王。
缓更。

 

【全职/喻王】极乐引(西幻paro?)

喻是(我流)高级血族,王是(我流)橙树精(灵)。

这大概是一个双向暗恋的故事,时间线错乱,bug有。

醉酒情节有。

这个脑洞我拖了很久写出来的,所以非常支离破碎……

 

 

 

 

 

 “人类向我祈求,伏在我的王座之下哭泣,央我看到他们的苦心孤诣,遂了那幼稚又可怜的愿望,却又在心愿得逞之后,唾弃我的黑暗。”

他在世邀赛队伍下榻酒店里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秒,视野里是喻文州模糊的笑脸。

 

“打的不错。”

随着屏幕上巨型的GLORY字符闪现,第一届世邀赛决赛成功落下帷幕,国家队打的艰苦,赢的扎实。王杰希魔术师打法重出江湖,在最后一阶段里出其不意地用神出鬼没的走位成功带走了对方弹药专家25%的血量,促成了整场比赛里最关键的转折点,候选席上领队叶修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半是激动半是安定地攥了拳头,在结束后故作淡定的第一个找了王杰希。

拿烟的手,微微颤抖啊,叶修有点不能自持。

“前辈,场馆室内全面禁烟。”喻文州有些疲惫的看着叶修,刚刚索克萨尔前半程一直被疯狂集火,他一边自保一边控场,消耗有些大,平日里温和舒缓的声线听着有点发虚。

“嗯,文州也辛苦啊,可是得悠着点儿。”叶修别有深意的看了喻文州一眼,挥挥手表示他不会点烟的。

“不辛苦,为了达成愿望,所付出的代价是必然的。”

喻文州笑眯了眼,两人之间的气氛逐渐往一种不可控的紧张感发展,王杰希觉得不妥,伸手推了自家领队和队长去休息区。

酒店给四强队伍准备了庆祝厅,国家队在夺冠之夜办了个迷你餐会。一帮平日里基本滴酒不沾的职业选手趁着兴奋劲儿接受了酒店提供的香槟,浅色的酒液带着柔和芬芳的果香和汹涌的后劲,成功催生了七八个三杯倒,两杯倒,一杯倒。

比如王杰希。

他尝了一下服务生递过来的那杯深绿色的液体,辛辣刺鼻的酒香混合了草药和植物的苦涩清新直冲脑顶,咽下去顺着喉咙和食道,一路烧到了胃里,仿佛一片火,温热了空虚灰暗的内脏。

喝第二口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站不稳了。眼里只余那片深绿的通透,水样的色泽,妖娆又内敛,冷淡且不安,“唔……”王杰希试探着转了一下身子,指尖碰到一片冰凉。

“王队?还好吗?”

喻文州状态恢复的不错,下场时些许的疲惫现在已经消失殆尽,蓝雨的队长又变回了平日里那副风度翩翩游刃有余的样子。

“……文州?”王杰希捏了捏手里那片柔软的冰凉,发现好像是喻文州的手,大约是酒精过快地燃烧了习惯和理智,他甚至没有发现自己对于宿敌的称呼已经变的有了些老友之间的亲密,“苦……”

他不着痕迹将自己的重心压在了右手里,放纵性的垂了头蹭在喻文州耳边,酒精气息和热气波动起伏地打在那人格外白皙的皮肤上,“要喝……那个……”

“王队,你醉了。”

喻文州揽了他腰,任由这人随意怎么把重心压到自己怀里,冷静自持地戳了叶修后腰,“王队醉了,我先送他回房间。”

叶修一脸苦大仇深,表示你才是队长,为什么要第一个跑!楚云秀瞅了这边摆摆手表示她做主了,“老冯刚刚批了假,你俩好好享受!”

于是他任由自己被所谓水火不容的宿敌队长一路搀扶着回了房间,思绪模糊。

 

再一次睁开眼后入目已是酒店房间平滑单调的天花板,流线型的切割层带着阴影划出了一道道曲线,假装自己有着波浪的水纹感。

仿佛眼前有片深海。

昏黄的侧灯光晕温暖,是蜂蜜的粘稠感,让人懒懒地窝在沙发里不想动弹,中央空调运作声微小的恰到好处,催人入眠。他想起这似乎是喻文州的房间,睡在这里,不妥。于是挣扎着坐起来的时候,房间的主人适时出现。

“杰希?”

他听得声音从后方传来,不多时阴影挡了灯光,却是喻文州凑过来了。那人扶了他两肩,帮着他直起了身子,又放任他窝在一处略凉的怀抱里。

他靠的低,能听着对方低缓的心跳,任由喻文州主导着两人摆成了一个亲密的姿势;不知是来自第几感的错觉,他觉得有两道灼热直接的目光锁定在自己身上。

是喻文州吧?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时似乎已太晚,那人已干净利落地剥了他外套长裤,堪堪留了一件衬衣与他,又把他抱到了浴室,扔进了巨大的豪华浴缸里。吸饱了水的棉制织物极大的限制了魔术师的行动,带着他往更深处坠去,术士为他划开衣扣,涌入的水流一瞬间让他舒服的只想闭了眼睡过去。

“这样可不行。”

术士笑着拿了花洒,混乱之雨暴击,魔术师受了封印,安稳的坐在浴缸里,随波逐流。

 

王杰希再度睁开眼睛时,上方是深蓝的床顶,丝绒的料子带着些金色的泛光,好像是很久之前梦里见过的那片浩瀚的星海。他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醉酒的余韵未散,每一寸肌肉都叫嚣着拒绝。

“杰希,你醒了?”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他费力扭头看去,是喻文州靠在床头读一本封面已经被好好包起来的小说,脸上笑容依旧。见他已经醒来,喻文州随手合了书靠过来,身子挡了床头灯,一片阴影裹住了他。

“冷……”

那人抬了手,微凉的指尖点在他额头上。醉意尚未退去,倦意悄然上浮,身体开始微妙失温,那点冰凉成了戳破他防线的最后一支箭。

“我很早就想这么做了。”

王杰希费力眯了眼想看清喻文州的动作,那人伏在上方,挡了光源,他只觉得有莫名的热量在身体里膨胀而咆哮。

——可是明明裸露在外的肌肤感受到的是颤抖的寒冷,为何心脏又在炽热地鼓动着……

那人俯下身用微冷的唇封住了他的,又在他懵懵懂懂探出一点温热的舌尖的时候轻巧地离开,在下巴尖上轻吻,一路滑下去咬住浅浅凸起的喉结。

“唔……”王杰希不太舒服,加在那块地方的压力让他条件反射性的有种被催吐的感觉,他胡乱扑腾了两下示意不要了,小幅度的动作弄皱了身下青色浓重的床单。

而这一切在喻文州眼里,不过像被掐住了后颈的小奶猫,生理性的服从罢了。

他放肆地继续吻下去,吻过坚硬支离的锁骨和平滑单薄的胸脯,留下几点深色的印子,深深地浮在冷白细腻的肌体上。

 

魔术师觉得胸前有点痛,那是术士加了点力气,在顺着胸骨的痕迹啃咬。

“不……你不要咬了,啊……”王杰希费力地在蜂蜜、榛果酱和洋娃娃的圆舞曲中抽出一丝理智,伸手去推开喻文州的脑袋,发现单手推不开之后就变成了一个插在对方发间抱着的暧昧样子。

“杰希,我想咬你。”喻文州稍稍挣脱,掠过那双有些失了清明的眸子,轻轻地落下去吻在眼角,“我喜欢你。”

王杰希模糊间感到耳边呼吸的湿冷水汽,还有一句不甚清楚的喜欢,他的意识应该是想拒绝的,身体心安理得地按着惯性爱咋咋地。

不,在意识的深处,应该是想呼应的。

喻文州好像喜欢我,我也关注他好久了呀……

从第三赛季开始的单方面的相互试探,到五六七赛季表面上的正式结怨,从最初自己身边有林杰有方士谦,到后来只能一个人领着孩子们浓雾里全速行进,从一开始谁都是新人,到后来他正式形成了剑与诅咒,奠定了蓝雨这一代的基石。

那个人的影子从来没有淡过,在心里慢慢沉淀成坚实光滑的蜜。

所以王杰希不想拒绝了,榛果酱和蜂蜜还在搅和搅和愈加粘稠,洋娃娃提着小裙子的裙摆高速轻盈地不停进行转体三周半。

即使是做梦也好,无论如何都想看看回应啊……

他嗯嗯啊啊哼唧了几声表示一种混沌不清的同意。

 

喻文州有些惊讶,他比普通人对于情绪更敏感,体会出这种高兴的顺从后在这种重要关头反而犹豫了,“杰希,我要咬你了。”

王杰希微不可闻的哼了一声,垂下了眼帘。

 

他伏在爱人微微凹陷的小腹上,听着淡色皮肤下血管执着的微微搏动,世邀赛将近一个月,王杰希瘦的略微明显。“这里可以吗?”

王杰希觉得肚子上暖融融的,舒服地叹了口气,伸手下去抱住喻文州的头颅,他感到腰侧一瞬间细微的刺痛,几乎是错觉一般,随后便彻底陷入了深重悠远的黑甜乡。

喻文州吮了一口,抬起头来点到为止。

舌尖上有香甜清新的橙花味,和所有的人类都不同,尽管这些人类已经是记忆中不知道多少年之前的事了。

它的后味馥郁又绵长,丝丝缕缕缠绕在喻文州的精神里久久不愿离去,仿佛身下人腰侧鲜艳的血痕。

他再度俯下身子,收起尖利的牙齿,将那个伤痕啃出鲜艳热烈的痕迹,如同热吻。

=========伪·end==========

“喂喂喂喂喂你们昨天晚上谁在屋里吃橙子啦!”第二天早上喻文州刚到楼下餐厅就听到黄少天在噼里啪啦说话,说的还意有所指。

王杰希天刚亮就醒了,之后说懒懒的不想动,又想吃早餐提供的那个不甜的吐司配酒店自制的橙子果酱,于是早饭的活儿自然就放在了喻文州身上。黄少天一看自己队长来了赶紧跳过去一把揽过来窃窃私语:“队长队长,昨晚事儿成了?我就说怎么那么重的橙子味儿呢!”

“你想多了。”喻文州笑的眉眼弯弯。

=========END==========

  60 9
评论(9)
热度(60)

© 赤小豆浦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