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小豆浦月

喻王。
随缘all王。
缓更。

 

【全职/叶修】知我罪我

大家好,这篇辣眼睛的文又开更了!



二十的时候叶晖约了叶修出来,还是那家茶楼。

“你怎么出来了?”叶修穿了件洋红色羽绒服,在一片清雅寂静里看的格外扎眼。

这多半是陈果催促他过年添新衣之后去随意买的。

“我想了想,总该对你有个解释,毕竟怎么看都是我比较渣。”叶晖给他倒了杯颜色浅淡的清茶,正色道。

“解释什么?”叶修突然有点想笑,他就是觉得眼前这人似乎跟苏沐橙前几年看的言情小说里男主角也差不了些许,无非是感情问题暴露了就上赶着我不是我没有跟我没关系。

他原本以为他跟叶晖的感情,画风是不同的,如今想来,可能只是错觉罢了。

“我跟曲云那事儿是真的,当年确实是我不告而别先走了。阿蒙老说我俩连牵小手的程度都没到算不上交往,但是我觉得……”叶晖点了根烟擎在那里,并不凑近。

“什么事?”叶修本身也不爱打听别人的私事,就算叶晖跟他交往。

“曲家当年上一代因为一度后继无人,争权夺利相互倾轧,话事人带着自己的团队跑了,还带走了不少重要资料,后来他们找到了阿云,说她才是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人,不如就由她回去继承。本来我只以为阿云是个普通人家的小姑娘,只想跟她慢慢聊着慢慢走,没想到……她是曲家的人。”叶晖摁灭了手里的烟,“她本不愿离开江南,这里才是她真正长大的地方,可惜家里老人怎么说都不肯松口,她就等我一声挽留。但凡我说个不愿意,可能真的就不会回去了。”

“我大概知道了。”叶修长叹一口气。

“也是我脑子有坑,明明心里就想跟她断了,还担心面子上过不去,吊着人家不肯说。若是爽快点,也不至于让她心灰意冷。我……”

“这,能怎么样呢?”叶修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能怎么安慰对方呢。感情上的事本来就没有什么说一不二。

“我现在说的轻巧,当年要麻烦很多,各处也是传的沸沸扬扬的,只是没想到现在还会有人翻出来。”

叶晖又点了一根烟,并不吸,夹在指间慢慢的转着,细白的烟雾婷婷袅袅地飘上去,悠扬地散在空中无影无踪。

“知道吗,你现在的样子真像个渣男。”叶修拿起快冷掉的茶灌了一大口,低温的茶水回味非常滞涩,他咂咂嘴放下杯子,“可是事实上你又算不上渣男的境界。如果沐橙要找男生谈恋爱,我真的非常讨厌你这样的。”

叶晖听了他的话有些愣,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道:“如果当年我真的把她留下来,她会和叶家一起,被你根本想象不出来的恶意压死……叶修,有些时候我甚至觉得你这么天真,真的是太好了。”

这话说的非常暧昧而放肆,叶修听傻了,头一次有人拿这个来描述他。

叶晖立即反应过来,觉得用词不当:“不,我不是‘那种’意思……你明白的,叶修。”

“停!无所谓了,我知道。”叶修抬手做了个制止的手势,示意对面的人不要再说了。

他当然明白叶晖对他没存着什么龌龊的心思,然而这个“天真”用的地方太微妙了,显得他仿佛真的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一样,商场里那些尔虞我诈人心险恶即便没见过真的,电视剧里小说里形容的也够多了。

只是叶晖说出来的“天真”,还带着一股咬牙切齿的决绝和悲壮罢了。

“那我是不是应该作为交换把黑料的另一部分和你分享一下?总觉得窥探你家太多秘密会有不得了的事情。”叶修召唤服务员过来重新上了一壶热茶,他掀开盖子想往里再续一点热水,没防备让茂盛的热气烫了一下缩回了手。

“你小心手。”叶晖赶忙伸过手去握了他的,果真细腻修长的手指上浮着一层虚假的热意。

“当年我和嘉世理念不合,最后自己退役了。”叶修摆摆手表示没事,“当年那么轰轰烈烈,觉得是一辈子过不去的坎儿,现在也不过一句话就形容得了的事儿,真是讽刺啊。”

“其实现在心里也没过去吧?”

叶晖看出了他的犹疑。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谁做错了什么。陶轩作为经营者追求利益没有错,我作为队长强求队员技术和意识也没有错,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刘皓被撺掇着想方设法要排挤我,不是我不给他机会,是刘皓当年的时候确实真的就没有那个心思和实力——”

他还想继续说下去,坐在对面的男人制止了他。

“你确实没过去。”叶晖言简意赅。

“他这个赛季在呼啸打的挺好,心态也比过去成熟了不少,也算是……皆大欢喜吧。”叶修往后靠在椅背上,仰了头不再看对面的人。

“那你呢?”

叶晖意义不明的问了一句。

陈夜辉这个人怎么样他不清楚,刘皓什么的,看呼啸的比赛自然能看到。叶晖倒是也知道他们圈子里有个对刘皓的评价,具体是什么已经忘了,但是这人在呼啸的表现倒是中规中矩的,也没听到过八卦杂志写过什么他跟唐昊不和的传闻。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

他挑挑眉毛,语气极刻薄,半是为了眼前人,半是因为从小被叶孟秋一板一眼教出来的性子。

“别这么说他。当年的事又不是只有一个刘皓就能发生的,再说他好歹算半个我教出来的徒弟。你当年就是这个性格才——”叶修不自在,他气过,丧过,难受过,即使现在见了面能假装谈笑风生或者视而不见,他依旧不想任由别人去评论什么,尽管嘉世当年的事始终是心里的一根刺。

拔不出来的。

叶晖打断了他的话:“那谁去赔你那一年呢?”

“话不能这么说,我——”

叶修哑然。

话不能这么说,没有当年的事情,可能现在的兴欣也不会存在了。

然而这种可能实际上是不可能的。

“话不能这么说,捂着伤口只会让肉体化脓腐烂,撕开来虽然很疼,但是暴露在阳光下反而还有活下去的可能。”

比喻挑的不讲究,叶晖皱皱鼻子表示茶桌上谈这个实在是有伤雅兴,想了想发现似乎还真是挺贴切。

“太美的承诺因为太年轻啊,歌里唱的不是没有道理的,叶晖小哥哥。”叶修点了根烟,架在手上,“我跟老陶都看开了,这事儿要真往根儿上捯饬肯定是我和他的锅,至于其他人,何必呢?”

“不,你没有看开。”

“谢谢,你也一样。”

“我已经……”叶晖叹了口气,眉眼之间有些沮丧,“我已经尽量的去放下了。”

 

上林苑在雪中灯火明灭,不知这座城市什么时候开始习惯傍晚飘雪。叶晖送他回来,自己却并不上去,借着门廊下的阴影轻轻抱了抱他。

叶修有点不自在想要挣开,拗不过对方坚持,安静的靠在那人肩头,冰冷的脸颊贴上冰冷的羊毛织物,竟生出一点温暖的错觉。“我说……你可别像小说里写的那种,去找他们麻烦啊?”

果然这人就不能保持气氛!

叶晖失笑:“叶家是正经生意人,做的是遵纪守法的买卖,没有那些个乱七八糟的手段,你以后快别看霸道总裁小说了!”

==========TBC===========

“太美的承诺因为太年轻”→来自张韶涵的《亲爱的那不是爱情》

↑暴露年龄系列【。

没在黑刘皓。

也没在洗叶晖。


大概每节都会叫一个新的题目,名字来源于喵教的奇穴嗯。

全篇请搜tag驱夜断愁



  12 4
评论(4)
热度(12)

© 赤小豆浦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