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小豆浦月

喻王。
随缘all王。
缓更。

 

【喻王/ALL王】夏风两色,花红林檎(五)

老王的限时性转paro

当年鱼鱼向希希告白过的,真的不怎么甜就是了……



帝都组本次夏休期第一次约饭收效甚微,王杰希只得了孙哲平一个建议,回去就被柳非拖着出去逛商店,买齐了从里到外从头到脚的完整装备。

“我能不能买装好了直接拿的那种?”王杰希看着满目琳琅的内衣架子只想死过去算了,二十多年的人生中微草队长的思路一直很简洁地细水长流,今天突然被一股脑儿塞进了一种名为“Bra”的人鱼色泥石流他真的脑袋转不过来啊!

“不行!那种不能试!不能因为小就随便糊弄!”柳非拖着她队长义正言辞。

我一点都不想知道是什么小好吗!

“呃其实这位小姐……刚刚好,并不算小,普通款也可以的……”导购小姐看着柳非一脸严肃翻着加厚款,又看着王杰希随时想扑街的神色,摸着自己的良心颤巍巍开口。

“36C……好像还凑合?”柳非摸着下巴作沉思状,“这个,这个,那边那个黑的,还有这个,都试。”

导购小姐战战兢兢顺着这个气场异常强大的客人的指示拿了一堆款式花样递给王杰希,“试衣间在这里,需要调肩带的话……请叫我。”

“不!不用了!我自己调!”


最终的战役在鞋子卖场展开。

“我不要穿这个!”面对10厘米的尖头高跟鞋,王杰希真的面露惊恐,“我真的不要穿!会死的!人字拖就够了!”可怜他堂堂队长被一个比自己年纪还小的小丫头队员在商场里逼的无路可逃。

他已经够高了!181cm的女生已经够高了!这穿上恨天高防水台能把田森吓哭了吧!

“优雅!清凉!华丽!性感!一个都不能少!”柳非此时拿出拳法家和狂剑士的气势来拽着王杰希防止他逃跑,“队长这么好的底子怎么可以随便穿些粗制滥造的邋遢东西!云秀姐能踩着10厘米加速跑你也可以做到的!”

“我穿上后就一点都不优雅不清凉不华丽也不性感!只会走路摔跤!”

专柜的销售阿姨一脸冷汗的看着两个人拉拉扯扯,“你这样怕穿高跟鞋的女孩子很多的,不如先从粗跟开始,高度也降一下比较好,”说着她又看向柳非,“这款尖头绑带单鞋确实穿上很显气质,但是对新手来说太高了,不如试试这个。”

柳非将信将疑的接过一双小猫跟浅口鞋,王杰希穿上之后左摇右晃地站起来,简直不知道怎么迈开腿。

真的很高啊!

最后两人手满满地转出去,柳非还想去看箱包,“女孩子出门不能不拿包!”

“我宅!真的宅!”王杰希觉得自己的形象已经掉的差不多了,这种心累的感受从他好几年前跟娘亲一起逛了商场结果被冠了一个“没耐性”的罪名扔出去之后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不过……“你们女选手,都这么辛苦吗?”

真的很辛苦啊……

“嗯,差不多吧,”柳非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来,“无论是来自哪种动力的想要变好看,总是要有些代价会被置换出去。当年沐沐在老嘉世被推出去拍广告,鞋子不合脚全磨破了,那也得装出笑的很开心的样子来蹦蹦跳跳,云秀姐能踩着高跟跑,也是因为躲小报记者躲出来的。”

“……对不起。”看着自家孩子不太好的脸色,王杰希心里也不太舒服,谁都……不容易啊。

“啊?”柳非懵了,“哦我忘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队长你现在是女孩子,条件又这么好,我担心你被男人坑了。”

“柳非你脑洞有点大……我是男人,真的……”这话说的王杰希自己都没底。

毕竟他现在看着可不就是个女孩子吗……

“总之,自己注意安全,你等我一下。”

本来是在并排走着,结果柳非突然就拐进一家药店,把王杰希按在门口。五分钟她之后冲出来塞给他一个小盒子,浅紫色的,很萌很暴力,“专业的防磨贴,磨脚的时候用这个,比普通的创可贴好用。”

所以为什么本来就很高了还要穿高跟鞋,穿了高跟鞋还要防备磨脚,折腾这一圈是为了啥啊,这弯弯绕绕魔术师也理解不了了好吗!

“队长,人字拖穿久了毁脚型,对身体也不好。”柳非看着王杰希纠结的表情有点于心不忍,语重心长的和他解释。


回到微草,王杰希想起刚刚忘记进趟药店买药了,他是真的感冒了,入夜回到家之后感觉越发的难受。

各种意义上的。

他草草冲过澡,整个人摔进了柔软的大床里,满脑子杂乱无章的思绪挤在一起纠缠发酵。

总归是不一样的,他想,即使是王杰希接受了喻文州的心意,那么他们两人的情况也跟当时的孙哲平和张佳乐不一样。

线上庙药两家的粉丝一直怼的很凶,颇有些超过当年嘉世和霸图的势头,毕竟嘉世现在都换人了,为难邱非干什么呢?两支队伍的关系平心而论并没有那么糟,同期生多,同职业也有,更别提蓝雨那个小剑客恨不得整天缠着刘小别。除了黄少天有时候会习惯性的刷点垃圾话,喻文州的态度真的很……温和。

温和的让他现在不知所措。

“越是撩的狠,越是伤的深,”下午的时候柳非知道他要回家,专门把人叫住,年轻的女孩子脸上带了与年龄不符的老练和淡然,“有些东西即便我没经历过,见的多了也就知道了,可是队长你平常没想过这些,所以我希望你如果真的遇到了,能谨慎一些——不是接受或者推辞,是谨慎一些——你懂我在说谁吧。”

可是那种恰到好处的高明,让他只有自然的心安理得,没有被托付着的尴尬;像春夜的细雨,无声无息的温暖湿润,慢慢浇透了两个人之间微妙的关系。

大约从第三赛季开始,浇了好几年。

微草夺冠的时候喻文州来找过他,很真诚地祝贺,后来蓝雨赢了,喻文州跟他说的是终于可以与你并肩。

这跟别人的都不一样。

喻文州,是和别人不一样的。

思绪继续突进,奔腾如脱缰的野狗,王杰希翻了个身,脑袋埋进枕头里假装自己是个鸵鸟。

他想起第六赛季总决赛后线下活动,一干职业选手和其他乱七八糟的一些忘了什么人在KTV玩起了老旧的套路,二十多个人的国王游戏里头一个中枪的就是冠军队的队长。

“6号去给9号说点让他惊讶的话吧!”

提出这个要求的人是谁王杰希已经记不清楚了,他还记得自己当时握着9号牌心神不宁,半是因为并不美好的总决赛,半是因为被点到的紧张。

“6号是我。”人群中喻文州笑着站起来摆摆手,“9号是?”

王杰希硬着头皮站起身,房间里瞬间爆发出一阵哄笑,有人拍着大腿哈哈哈,有人撺掇喻文州快去挑衅。蓝雨和微草的队长如站在伏禽里的两只鹤,在屋子的两角遥遥相望。

“快快快!敢不敢留下下个赛季的夺冠宣言!”

“上啊!别怂!”

浑浊的呐喊在灯光晦暗的KTV房间里此起彼伏,辛辣的烟酒气息刺着人的眼,也捶打着人的心。喻文州温和的双眼带了疏离的笑应付,那视线却是一直盯着他。

“杰希,我喜欢你。”第六赛季的冠军队长薄唇轻启,几个跳动的音节在张合间被吐出来,且轻且重,不知带着何种意义上的感情。屋内静了一瞬,随即又是一阵大笑爆发,愈发猥琐而带着无心无畏的恶意。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喻文州你小子有种!”

“你看微草那个真是吓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厉害厉害!”

王杰希傻在那里,心血逆流,手脚冰凉,黄少天煞白了一张俊脸,愣在喻文州身边,张了嘴想说什么,最终没说出来;邓复升气得紫涨了面皮,要跟喻文州理论,方士谦牙尖嘴利,早就跟旁边的人笑骂起来,吵的不亦乐乎。

最后怎么收场的他已经忘了,如今想来却还是记得喻文州惊讶的脸。

那人似乎完全没有想过这句话说出来会是这个后果,明明是成功完成任务的人,却杵在那里像进了兽夹的孤狼,垮了嘴角,最后还是别人提醒他已经执行成功了,快点坐下。

后来这件事被方士谦讲给柳非,小姑娘一拍他前前副队大腿,说这他妈不就是因为太怂所以借着国王游戏说出来的告白吗!?你们那群人怎么那么煞风景!打扰别人谈恋爱是要被哥布林踢的!你家宿敌吓唬人不是连名带姓一起叫的啊!?

当时他只当柳非同人看的太多,异想天开。

现在回忆,皆是唏嘘。

那孩子当年,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选择在国王游戏里告白,又强撑着忍过了众人的嘻弄和被翻来覆去踩踏了一遍的心意呢?

 

 

王不留行:孙哲平!

王不留行:孙哲平!

再睡一夏:……咋?

王不留行:我想起个很严重的事儿来

再睡一夏:啥事儿?你发现自己喜欢的是黄少天所以不能跟喻文州在一起了?

王不留行:滚!

王不留行:喻文州第六赛季跟我表白过了,好像,然后我俩被一起嘲讽了。

再睡一夏:???

王不留行:为了庆祝我人生中收到的第一次表白就是公开处刑,不如明天你请我吃饭吧

他找到人吐了槽心满意足下线睡觉,留孙哲平寻思了大半夜。

 

“在这种地方吃东西,王队真是不怕被认出来。”孙哲平端着两碗芋圆烧仙草走到窗边递给王杰希,“你要的冰仙草,慢点吃。”

“谢谢。”王杰希靠在窗边长吧台上,挖了一大口冰沙,“我现在这个样子,谁认得出来?倒是你比较有危险。”

“我一个普通选手,又不是全明星也不是队长,有什么危险。”孙哲平笑,他现在是真的没有形象包袱,该咋咋地,随性的很。

“别谦虚了,咱俩比较适合商业互吹,你是荣耀第一狂剑,再说义斩那定位可是一下子吸引了一堆新入圈的粉丝。”舌头被冰的有点痛,因为感冒而灼热的喉咙却感觉无比舒服,王杰希觉得一线冰凉自唇边一路滚入了胃里去,一下子拽开了混沌的精神,“你正式加进去以后,楼儿他们打的比以前更稳了,嘶……太凉。”

“你吃慢点。”孙哲平瞥了王杰希一眼,自己早就过了那个举止上放浪的年纪,手伤带来的改变太多,甚至有那么几年生活刻板的活脱脱像个二设三设里的张新杰,如今看着身边有个姑娘大口啃冰沙,他觉得自己胃里也一阵冰凉。

“嗯。”王杰希拢了拢垂下来的头发,又挖了一勺仙草冻送进嘴里。

“说正事儿吧,昨晚上闹得我半宿没睡着。”孙哲平尝了一口自己碗里的,觉得齁甜,干脆把碗一推,斜靠着身子准备听王杰希细细说来。

“唔,”正在吃冰的人三两口咽下了嘴里的东西,擦擦嘴角,“怎么说呢,挺简单的,那种众人面前告白结果被当成玩笑的感觉,你知道吗?说玩笑其实不太确切,不是被告白的那个当成玩笑,是所有人都带着看戏的心态,觉得他的告白是个玩笑。”

“这可真是够嘲讽的。”昨天半夜看到消息的时候孙哲平心里只有个大概的轮廓,今天听王杰希语气,这事情当年可能是不怎么漂亮。

“别人怎么样已经无所谓了。”王杰希放下了勺子,眼中一丝迷惘。

“那你呢?”

“我,当然也没有看出来。所有人都觉得蓝雨断了微草的三连冠,所以他们应该水火不容,相互伤害;我没有那么生硬,但是我当然也没有看出来,”说到这里,王杰希转过去对着孙哲平,看着他友人的眼睛,“昨天半夜我想起了柳非当年打了方士谦,才觉得喻文州那个时候根本不是在说笑。”

“所以说你是怎么想的,”孙哲平选择性忽视了那句肯定被过度简化过的“柳非打了方士谦”,从对方不加掩饰袒露出来的眼神里看到了十足的彷徨,“既然说别人怎么样已经无所谓那就无所谓,可是你总要清楚自己心里怎么想的吧?”

“我……不知道……”王杰希心乱如麻。

“我晾了他好多年。”

“我跟当时那些人一样。”

“所谓无垢的恶意。”

“可是……如果就这么断了的话……”

“就会觉得到底是哪里不对。”

“我是不是应该道歉?”

“我……真的好多年……”

勺子咔啪一声断在王杰希用力捏起来的指间,塑料的断口微微发白,狰狞尖利。孙哲平捏了他手把碎在里边的勺子拿出来,三十多度的天气,这人指尖冰凉的没了血色。

“先生,您……女朋友还好吧?”餐具断裂的声音在宁静的店里引来了服务员,穿着女仆装的小姑娘捂了心口歪头看着扶着额头支在吧台上的王杰希。

“哦,她没事,快递没更新而已。”孙哲平摆摆手示意没事儿,对方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回去了。

“我真的不知道。”等人走远了,王杰希幽幽地说了一句。

“只想到抱歉的话就算了吧,”孙哲平若有所思,“那是歉意,不是爱。”

可是我看你应该是喜欢他的,某感情上的大前辈看了看伏在台面上的人表示你们这种萌新根本没眼看。

“两个人相爱的开端应该是‘我爱你’而不是‘对不起我爱你’。动机不够纯粹的感情永远不会真实。你爱他应该是因为你爱他,而不是因为你觉得‘对不起,我决定回应然后爱你好不好’。我这么说,能明白吗?”孙哲平给他顺了顺糊在脸上的碎发,王杰希额头上一块红印,看着整个人都蔫了。

“……再说吧。”愣了半晌,王杰希弃疗般的蹦出一句话,“其实……我也不能很确定他现在到底还有几分当年的感情。”

这话纯属自欺欺人,明明前边就说了会觉得哪里不对。

“行吧,再说也行。”信息接收过载机器会GG,孙哲平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今天王杰希出来一趟怕是要颠覆好几年的认识,他又是个往里收敛的性格,要真是一下子说出个什么来反而更吓人,“你要是发现喜欢,跑过去追他也行,谁怕谁啊,是吧?”

习惯性的想去拍后脑勺结果发现对方现在是个女孩子太不礼貌,孙哲平左手举到空中硬生生改了方向落到王杰希肩膀上,刚落上就听到有人喊他名字。

“孙哲平……孙哲平大神!?您是孙哲平大神吗?”清脆的女孩声音颤抖着从背后传过来。

孙哲平僵硬的转头45度,余光所及之处三个小姑娘满脸兴奋的搓手手。

“嗷嗷嗷真的是孙哲平大神吗我可喜欢你啦从百花缭乱时期就balabalabalabala……”

卧槽要死!

孙哲平今天头一次感谢王杰希挑的这家店,因为它的橱窗位是站立的吧台,完全没有乱七八糟的椅子挡路,大门又是拉门式,相当顺滑。

方便逃跑。

在后方一片“好想要签名啊那是女朋友吗”的一点也不窃窃的私语中俩人狂奔出二里地。

“你……刚刚没被……拍下来吧?”孙哲平努力平复着呼吸,俩人形象全无的扒在一个小区的铁艺墙上,他倒是还记挂着想保密的事。

王杰希喘了好一阵子,本来就感冒的鼻腔和咽喉因为剧烈运动的频繁呼吸变得生疼,他今天穿了件露肩还蓬的裙子,还踩了双昨天一起买回来的细高跟,刚刚在跑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来自裙摆的阻力在把他往后拽。

自己当时肯定像一只上了岸还张牙舞爪的水母。

“没……没吧……啊!”王杰希一个转身,干净利落的抱着膝盖蹲下了。

想换个姿势都能撞到腿……

“啧啧,这心里肯定有人呢吧,看你心不在焉那样儿。”孙哲平凑过去看了看发现没蹭破,就是一片青紫。

“我……我这是不习惯……卧槽突然性转好难啊!”王杰希索性往台阶上一坐,也不管裙子是丝绒的料子不禁脏,直接铺在了地面上。

“夏天别坐地上,起来!”

“孙长老!你让我歇会儿!病号加伤员呢我!”

“哦不……我车还停那边了!”孙哲平干脆也坐下了,“人生啊。”

“你这话说得跟叶修似的,他当年蹲马路牙子上一边吆喝着人生啊一边叼着根儿烟拢着手哆哆嗦嗦,后来知道是出门没带钥匙进不去了,叶秋还商业晚餐。”

“哟老孙,这谁?哥当年的事儿说的这么顺呢?”

说曹操曹操到,说叶修叶修到。

王杰希夏休期性转外部保密企划暴露:4/N。

=========TBC=========

  89 6
评论(6)
热度(89)

© 赤小豆浦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