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小豆浦月

喻王。
随缘all王。
缓更。

 

【喻王】为你洗锅,能耐你何

珍惜愿意冬天帮你洗锅的父母/基友/女盆友/男盆友吧……

艺术源于生活真是一条铁律啊……

 

------------------------------------------------ 

“杰希,放手吧,何必呢?”喻文州挤出一丝苦笑,声音干涩。

“不,喻文州,我还不想放弃。”王杰希不为所动,留给他一个孤单萧瑟的背影。

 

饭后,喻文州扒在沙发靠背上,看着厨房那边的王杰希,正在虎着脸吭哧吭哧刷一口锅。

他俩还在异地恋中,王杰希最近搬家了。魔术师不喜繁杂,这共同购置的小窝虽不算顶级地段,也是在片清净的住宅区里,隔绝喧嚣。俩人乔迁新居这事儿没咋往外张扬,大概也就是同在京城的几个大人知道。

帝都的几个荣耀大神一合计,搬家么,喜事儿啊,当然得送点东西表达一下自己真挚的友情。然而事实证明荣耀里的大神三次元思路有时候也是飘忽的,比如在乔迁贺礼这种东西上。

以孙哲平为代表的义斩势力直接送的钞票。那天喻文州接过对方塞的挺精致一个小盒子,翻来覆去想不出来这能是个啥,等人走了他拆开一看傻了眼。虽然后来孙哲平解释说他更是想不出来喻王二人加起来1.5个心脏去置办房产能缺啥,干脆送点自由度高的东西呗。另者厚道如田森林杰叶秋之流,直接送了大件的家电——“两个大男人估计都不怎么会手洗衣服”,于是那天田森带着家电商场的送货车来到楼下,傻了眼的人换成了王杰希。林杰知道自家小孩儿得了空就爱犯懒,干脆送了吊篮;叶秋送了双开门冰箱,美其名曰都是宅男,别跟他哥学,注意饮食健康。王杰希很感动,同时也很疑惑,你们几个什么时候有了老妈子属性?

还有一路不按套路出牌的,要单独列出来,是他亲副队方士谦。

王杰希收到方士谦十万八千里之外寄来的一个锅时心里是懵逼的,何况这个锅还是直接寄到了微草训练室,他还当成寄给队里的快递直接通知许斌拆了。得亏这孩子嘴严,自个儿合上下巴之后又吞吧吞吧把事儿咽肚子里,装好了箱子找了王杰希。

锅挺漂亮,略带一丝玫瑰金拉丝的银色,加厚过的双层底,然而王杰希想着他家亲副队格外清奇的思路,觉得不能掉以轻心。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租到房子时,方士谦送的东西是个尖叫鸡,还绑在那个房子因为坏掉而干脆被房东拆了铃的门铃盒子上,美其名曰别拍门拍疼了手。有次天晚了林杰去看他,一指头戳了尖叫鸡肚子——谢天谢地那栋楼住户少隔音好。然后方士谦退役了,去了千里之外某魔法学校做了教员,送给他的东西越发……难以形容了,什么夏天会冒凉气儿尖叫的金鱼草笔筒,冬天能自己跑来跑去发热的小地毯,天黑了就自动亮起来入睡前还唱歌的小壁灯,前治疗之神附加上的法力设定了持续时间,大概也就是一个月左右。王杰希收到这些东西总是心情复杂,大概是高兴还伴着点心酸吧。

不管怎么说锅是送过来了,王杰希翻来覆去的看,越看觉得越可爱。

所以这口锅最后成为了一个可爱的万恶之源。

两人的约定大抵是一人烹饪则另一人清洗厨具,他俩聚少离多的异地恋,真能在这个房子里吃饭的时候不算太多。喻文州性子认真,在对待他们两个人的事情上更是不愿意凑合;王杰希爱喻文州,也不愿意随便糊弄。

这天晚上喻文州煎了鱼,又加了水熬成了一锅奶白的鱼汤。王杰希尝着滋味鲜甜,多吃了几口,看的桌子对面喻文州嘴角勾起了弧度。没想到洗锅的时候两人傻了眼——这锅粘底。

王杰希看着原本银白的锅体铺了一层焦糖色的东西,其间夹杂着爆锅后糊在了表面的葱丝儿姜丝儿蒜片儿和黏在上边的鱼皮鱼肉,只觉得头皮发麻,更别提冷了之后泛出来的丝丝鱼腥和胡椒味。

这些都不是重点。

经过高温烹饪过程后银色的锅壁上出现了黑色和红褐色的烟圈状波纹,看起来仿佛镶嵌在金属材料里边了,指尖摸上去没有太明显的触感。直觉告诉王杰希,比起粘在锅上的材料,这个才是最终boss。

不行,得快点洗出来!

他对自己说着,拧开了水龙头。

激荡的水流冲走了一部分浮油,鱼汤的腥味也一下子弥漫到了空中。王杰希伸手试了一下,沾了冷水之后好像更加油腻了,那种微妙的阻尼感简直是人间杀器。

随后他调了热水,加热过的鱼腥一瞬间弥漫开来,惹人心碎。

“喻文州你开个油烟机!”

吸油烟机轰隆隆的工作声扰的王杰希心里越发烦躁,他端起锅踩开垃圾桶,拿了铲子把能铲掉的材料全清出去,残留在锅里的一层薄薄的焦糖色让人看了只想哭天抢地。

王杰希当然没有哭天抢地,魔术师哪儿能走寻常路呢?

他抬了腿拿膝盖勾开抽屉,摸了一块全新的百洁布出来。

“……喻文州居然买的粉红色!”

魔术师大大挤了两倍的洗洁精,又拧开水龙头,狠命擦锅,吭哧吭哧。擦了一会儿之后发现最好不过焦糖变太妃,抬手一看,原本崭新的百洁布由可爱娇嫩的粉红色变成了土黄。

“……”

王杰希洗了手,在柜台抽屉尽头翻了好久,翻出一包钢丝球。

这东西忘了是当时买什么送的赠品,喻文州觉得家里涂层锅和搪瓷锅比较多,铲子勺子又有不少是木头的,拿钢丝球直接蹭怕是要伤了锅碗瓢盆,就一直塞在后边没用过。

今天大概是要派上用场了。

他把钢丝球往水龙头底下呼啦了两下,又挤了一坨洗洁精,左手攥了锅把压在水槽里,右手攥了钢丝球开始拼命刷,金属丝和锅的摩擦声呲啦呲啦此起彼伏,跟吸油烟机轰隆隆的抽动声混在一起堪称听觉杀手。

“队长你屋装修呢?”在跟喻文州视频胡扯的黄少天突然听到了一阵刺耳的声音,虽然很耳熟但是又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剑圣嘴快脑子也快,想了想莫不是王大眼那房子没装完?还是楼上楼下邻居在装?

“不是,杰希在洗锅。”喻文州挤出一个有点勉强的笑。

“……哈?”黄少天觉得有点奇怪但是又没想出到底是哪里奇怪,“洗锅洗成这样?哎王大眼到底会不会做家务啊平常不会都是你干活吧队长?一点都不贤惠惹队长你平时有没有被压榨啊啧啧啧这洗个锅听着就像切板材一样真的不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吗?”

“叶修前辈也跟我说过少天你拿着细口瓶热牛奶结果泼满了微波炉啊。”

“……队长你学坏了你以前不这样的!我还是不是你可爱的副队啦!?”

 

狠刷一通之后王杰希倒了水,看着露出大半的锅底哈哈笑,果然粗暴的污渍就是要粗暴的对待!然后他开始对付那些小块的残留,发现更加难擦。

钢丝清洁球的构造决定了这东西要捏在手里换方向换部位才能擦的更干净,而能粘在锅底的干固污渍注定是要从钢丝球的结构缝隙之间遛过去的,微草队长弯着腰杵在水槽前瞪着眼擦了半天,觉得自己要变得跟洗涤剂一个味儿了——萌萌哒柠檬香,而且腰酸背痛头晕眼花,手上也累的不得了。

于是他把罪恶的小手手伸向了平头黄油刀。

这刀厚体无刃,边沿圆润,倒是不担心伤手,就是有点小,施展不开。王杰希握了黄油刀在锅底残留的焦糖色上猛铲,一个不小心冲了刀“哐”的一声撞上了水槽。

谢天谢地,人没事,锅没事,水槽上留了个坑。

王杰希吸取了经验教训,变换手法,开始小范围剐蹭。

十八般武艺使到最后锅底好歹是清净了,人累成什么样先不说,王杰希表示他又饿了,还能再吃一顿晚饭。

重点是锅子壁上那些圈圈点点还没去。

几乎丝毫未动。

王杰希甚至不知道这东西怎么爬上去的。

喻文州到底对锅做了什么啊!

 

跟自家副队东拉西扯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蓝雨队长关上了视频,走出书房发现厨房的灯还亮着,他家杰希还站在水槽前边,肩膀一耸一耸的不知在做什么。

“在忙什么呢?”喻文州凑过去揽了王杰希肩膀,后者顺势一靠,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喻文州差点被压趴在地上。

王杰希只觉得腰间一紧,不过马上就被对方扶回去了。“如你所见,洗锅呢。”

他已经气过那一阵去气不动了,此时的语气里不由得带了几分委屈。

魔术师白皙柔软的手在温水里泡了挺久,颀长的手指上沾染了柠檬味洗涤剂混了热水和油脂的奇怪香味,指尖微微泛了红,修剪整齐的指甲也舒展开,变得稍微透明了一些。水槽里的小银锅有着泛光而洁净的底,和圈圈点点的壁。

喻文州仔细想了想自家恋人是什么时候开始洗锅的,然后就发生了开头那一幕。

“不要跟一口锅死磕了,放着我来。”喻文州表示且看为夫替你出气。

“不,我想把它洗干净啊,这次不洗以后次次做饭都要有黑圈的。”王杰希蓝瘦,他喜欢这个锅。

你到底对锅做了什么啊_(:з)∠)_

“刷这么久手不累吗?去把手洗干净歇着,记得涂护手霜。”喻文州直接关了水把王杰希拽出来,王杰希别别扭扭的,也没真挣开,只是……

“文……文州……我好像刚刚那一下扭到腰了!”

 

第二天晚饭前王杰希扶着腰去看锅,小银锅已经完全干净了,基本上光亮如新。

“昨天用钢丝球刷了挺久吧?不锈钢锅不能用钢丝球蹭的,容易破坏表面的防锈层,”喻文州穿着围裙站在灶前,今天他换了小号的铸铁盘在煎鸡胸肉,“昨晚好像还用了黄油刀?水槽上那个坑我看到了,这个解决不了,不过也没什么影响。”

“嗯……”

王杰希怂了,要黄默韩泪张不睡了!

这房子是他俩感情的一个见证,里边的装修也是两人当初一点一点策划出来的,而昨天他一下冲了刀,在水槽上留了个几乎抹不平的痕迹,还是因为生喻文州的气导致的。

这不好,很幼稚。

“其实……昨天是我有错在先,我没想到煎鱼粘锅能糊成那个样子。是我考虑不周,以后都不用它来煎东西了。”喻文州把熟了的鸡胸肉盛出来,铸铁锅内又下了剥好的玉米粒,这锅保温性能极强,而且省油,手感好到不像话。

“我……也应该先查一下糊锅要怎么洗的……”魔术师脸红了。

“对不起……可以原谅我吗?”玉米耐煎,炉子上是微火,于是喻文州空出手来拉了王杰希道歉,后者别过脸去不肯看他,“杰希……”

话还没说完他感到耳根贴了一点柔软温热,王杰希的气息停驻了一瞬又马上离开。

“原谅你了……”

吻了自家恋人耳根的魔术师捂着脸,小声说道。

===========END============

家里那口小银锅至今还是……花的_(:з」∠)_

下厨房要注意安全啊,不管是人身的还是器具的……

  120 19
评论(19)
热度(120)

© 赤小豆浦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