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小豆浦月

喻王。
随缘all王。
缓更。

 

【韩王】卢瀚文的语文纠错本

主CP是韩文清×王杰希,第一次尝试;作者在ALL王的路上又迈出了颤巍巍的一小步,嗯。

 有OOC,有私设

还请大家背古诗的时候不要背错了【。

 


错题:“韩王昔时宴平乐”

纠正:陈王昔时宴平乐

理由:是陈王在平乐观用美酒宴请众人,不是韩文清队长和王杰希队长请孙哲平前辈和张佳乐前辈吃饭。

<联盟选手群>

流云:@大漠孤烟 韩队韩队!我今天在语文书上看到跟你很像的场景啦!

海无量:小卢啊韩队可不能随便艾特!(少年好胆量!)

夜雨声烦:嗯嗯嗯?瀚文你看到什么了?韩文清在语文书上?我没看错吧老韩要是上了语文书上居然没有吓哭你们小朋友?@百花缭乱 乐乐快来看你家队长什么情况哈哈哈哈哈哈!

大漠孤烟:我?语文书?

流云:嗯!我找找……

流云:诶语文书放在学校了,不过我背下来啦!那句诗这么说的,“韩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虐”!是可以套用韩文清队长和王杰希队长请孙哲平前辈和乐乐前辈吃饭,然后他们开了好酒吗?

鸾辂音尘:韩王……?平乐……?

鸾辂音尘:@百花缭乱 卧槽我一直吃的乐平啊!

百花缭乱:戴妍琦我谢谢你行么!另外@大漠孤烟 队长你要请我和大孙吃饭?

再睡一夏:乐乐你怎么看的……@流云,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虐”,古诗不要背错了,谁教的你?

 

“刘小别!”王杰希隔空大喝,“你怎么跟卢瀚文预习的古诗!?”

微草的手速达人一头冷汗唯唯诺诺,他习惯性地说顺了嘴,谁想到那小鬼就牢牢记住了呢?

联盟的魔术师大概还不清楚,他的主力队员们早就在柳非的潜移默化下变成ALL王粉了,还有几个同人圈大手——比如画圈菊苣叶下红,文圈菊苣冬虫夏草,鬼畜圈菊苣飞刀剑。

嗯,刘小别画风好像有点不一样……不一样就不一样吧,最近他一脚踏进了韩王坑,觉得这个CP既魔性又好吃,霸道总裁韩×傲娇高冷王什么的,太带感了!

哦刘小别,你是不是对你队长和你韩文清前辈有什么误会?

先不说这个,这CP已经好吃到他在自家小孩儿问“是什么王昔时宴平乐来着”的时候随口答应了一句“韩王吧”。

万恶之源,万恶之源啊!

微草好爸爸高傲的哼了一声扭头出了大楼,神情颇像楼下那只狸花猫。他家霸道总裁韩文清菊苣已经到了微草大门口,等着他出去。

 

“来了?”韩文清站在微草大门外右侧那根路灯下等着,身边立着深灰色的行李箱,初秋的天气有些冷,难为他没赶上降温,挑了个好时候。

“嗯,等多久了?”王杰希快跑几步冲过去,拍了拍那人有点凉的脸颊,“走吧,吃饭去。”他拖过韩文清的行李,对方又绕了一圈,把他绕在右手边,两人走在马路牙子上一路无语,唯有万向轮哗啦啦的声音。

天色晦暗,韩文清揽了王杰希的腰,手里用力到稍稍发抖,二人之间虽是无声,肢体的动作透露了不少急切的情绪。饶是趁着时间不上不下的尴尬,街上路人少,他俩借着夜幕初下的掩护走的亲近。

“韩队吃什么?”王杰希偏了偏头蹭在韩文清耳边说,细微的热气呼在对方耳根,他便试着腰间的手颤了一下。

“……随便!”

韩文清语气听着有些狰狞。

实际上霸图队长是个有点挑嘴的人,战队里表现的来者不拒,那是有张新杰看着——霸图这种老牌豪门战队,队员的一日三餐都是专人配比过的,蛋白质碳水化合物纤维素维生素ABCDEFG都有要求,由不得他不吃——作为队长总得有点表率,不然张佳乐还不得带头挑食挑的营养不良。私下里韩文清挑的要上天,口味厚重的不吃,不够入味的也不吃,雕琢太过的更不吃,不想自己动手做的时候就西蓝花小青菜配点丸子随便煮煮,锅里之寒碜看的张新杰深夜给打电话把他吵醒,从此刷新了王杰希对霸图好奶妈的认识。

说起来张新杰好像是第一个知道他们之间关系的人啊,这狗血的剧情哟……

“本来想请你吃那家的炒肝儿,秋天凉快,吃点厚实的,又想起你吃不得味重。”王杰希不无遗憾地表示啥时候我能带你吃遍四九城的小吃啊?

“嗯。”韩文清想了想深厚的酱油色,觉得自家孩子真贴心。

“想吃啥?”

“芝麻酱凉面不放黄瓜不放蒜。”

槽多无口,王杰希不知道他该先反驳秋后吃凉面还是先反驳芝麻酱凉面不放黄瓜丝儿。

你仿佛在逗我。王杰希拿余光瞥哒韩文清。

我比较想吃你。韩文清毫不畏惧瞪回去。

俩人一路较劲较到了馆子,小店新开的,这个点还人少,老掌柜的看来是记住王杰希了,看他进来起身走出账台,亲自接待熟客。

“要两碗扁豆焖面再来一个小白菜汤,扁豆要十二分熟肉不要肥的葱蒜都不要胡椒不加酱油少放。”

老掌柜表示要不然我给您来碗清炖扁豆盖素面得嘞?

 

然后深夜了,微草队长带着霸图队长回了自己宿舍,天儿太晚,他们决定明天再回家,然后霸图队长对微草队长进行了深入的科学互怼,怼到一半的时候微草队长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开了口表示前几天刘小别发了个调查问韩文清和孙哲平谁是联盟第一A。

嗯???

联盟拳皇表示我怼的这么卖力你居然在我面前提别的男人?于是他急切的问着微草队长到底是谁。

拳皇坏心眼儿的照着魔道学者软肋开了个爆发,魔道学者哀叫一声表示决不放弃嚎了半天嚎出了个支离破碎的孙哲平——他还有一半没嚎完。

霸图队长有点郁卒,于是他的爆发一波接一波仿佛开了特效,孙……哲……平……?于是霸图队长一口啃在了微草队长修长白皙的脖子上。

微草队长被啃出了眼泪又动不了,哭唧唧的在心里画个冰阵诅咒他。

霸图队长对这个调查很感兴趣,不依不饶。平时他跟隔壁义斩dalao谁是联盟第一A的讨论也会在霸图小群里出现,最后通常是争不出个所以然来——霸图群里能争出个啥来才比较奇怪吧?

联盟的魔术师倔强地在下唇上咬出了齿印,就是不说。

某第一赛季出道的拳皇大大看着自己心尖儿上的人这么倔又能怎么着呢,他自己的人不还是得自己宠着,对吧。

互怼结束霸图队长怂的一批清理现场,微草队长委屈巴巴窝在床上不想说话。


“是云秀。”

他脖子还疼,肯定留下印子了,得亏明天放假不用见战队里的小孩。

“……胡闹。”韩文清听了这个结果哭笑不得,这闹着玩的吧?

“都跟你说了他们随便弄的……”嗓子使用过度,王杰希好听的声音染了几分沙哑,听上去有点涩。

只是怎么就是云秀最攻呢?明明是个挺温和的女孩子。“你们又编排人家小姑娘什么了?”韩文清蹙了眉头想不明白。

“别纠结了,云秀操作风城烟雨的时候那个气场和控制力可比你俩帅。”王杰希看着他出了深纹的眉间,忍着痛伸出手去抚开。

两人相拥着沉沉睡去,第二天早上起来后微草队长看着脖子上的血痕决定还是把刘小别舍出去算了。

==============END==============

跟我念,“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虐”,陈王说的是曹植,这句诗写的是“陈王曹植曾经在平乐观宴请众人,开美酒十千”,用典来自曹植《名都篇》。


  119 12
评论(12)
热度(119)

© 赤小豆浦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