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小豆浦月

喻王。
随缘all王。
缓更。

 

【黑遍全联盟】联盟冬季衣装之听说你们很随性啊?

#真的是发糖!!!发糖!发糖!!!

#前文联动【这里~~~】

#孙哲平家长私设沿用了这里的:【双花】THE END-见家长

本篇主写孙哲平和钟叶离。

------------------------------------------------------------------


孙哲平冬天穿的随性,却早就过了那个妄为的年纪。

他还初二的时候冬天跟着身边的男孩子们有样学样,砖红色的薄毛衣外披了件筒儿样黑棉服,敞着怀在操场上乱逛悠,却不巧刚好就被孙夫人看到,拎回家规规矩矩地用蝇头小楷抄了十遍道德经,从此乖乖穿上了秋衣秋裤棉袜子。

后来他去了百花,在那个冬天没那么冷的城市。

孙哲平喜欢百花那套冬季队服,粉白的穿插总能挤进冬季里灰蒙蒙的视野,看着那么舒服也那么虚幻。

虚幻的那么不真实。

那个时候他跟张佳乐住一个房间,冬天没有暖气,屋里阴冷,偏生张佳乐是个睡觉只穿着件裤衩的,两人偎在一块儿,美其名曰抱团取暖。常常后半夜孙哲平冻醒,发现身前挤着一坨卷走了大部分被子的张佳乐,身后就是冰冷的空气。

他反手摸过来搭在椅背上的队服,随意盖上,织物早已在空气里变成了室温,冰凉凉的,又把腿往张佳乐那团伸了伸,凑合着继续睡去,就这样睡过了无数个夜晚。

张佳乐笑话他冬天穿的少,短打的皮夹克配着T恤,牛仔裤底下连条秋裤都没,整个人看着却是气场全开,带着一股子棱角分明的凌厉,要是往机车边上一站,活脱脱的荷尔蒙爆发式溢出。孙哲平翻了翻报纸撕出了今日气温,又掀起T恤露出底下那层护腰,成功把张佳乐的笑噎了回去,从此之后百花的副队知道了自家队长再怎么看上去浪的飞起,实则稳如木星炮。

再后来,再后来他就回了那些中二的时候待过的地方。

B市满天的风雪裹着寒意慢慢冰冻着人的呼吸,孙哲平拎好了靴筒,直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领,围上了围巾,又仔细戴好了棉里的小羊皮手套,拒绝了孙夫人和小秘书要捎一程的好意。他走出门去,在几个路口外的公交车站看到了冻傻了的张佳乐。

张佳乐想来便来了,冬休短。他走的太急,没看天气预报,穿着霸图的秋装赶上了降温大雪。

孙哲平在十米之外看着张佳乐穿了身黑红的短外套——霸图秋季队服加的薄绒,冬天穿也行,下半身还是那条穿了很久的铁灰色牛仔裤,洗的淡了颜色,整个人以一种奇怪的坚挺站的笔直,头发上落了些雪花。

他跑过去拉了张佳乐一把,对方顺势倒向他怀抱。

“孙…孙哲平,…我快要……冷死啦!”

张佳乐冻的麻了腿等在这里,手机在口袋沉睡。孙哲平觉得这人入手要没了温度。

张佳乐还在庆幸自己终于不用再绕道义斩宿舍的时候,背后盖过来一片温暖,带着些柔顺剂甜美的香气,他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孙哲平脱了外套从他后背裹了起来。“大孙你别作死啊!”

他的老队友时隔多年又是一身棉T恤站在了他身边,在冬季的风雪里。

“你说你是不是傻!”怀中人明明就冻得发抖,还想往外挣,孙哲平抱的又紧了一点,终是感受到了两条手臂伸出去环在了自己背后。他抖开了围巾,绕了几下把两人围起来,盖住那人揪在他背上的双手,“我找韩文清告状了啊!”

“靠!”张佳乐脑袋埋在孙哲平胸前闷闷的的吆喝了一声,呼吸间全是孙哲平的味道。

他不知为何紧绷了一路的神经突然就放松了下来。

孙哲平惯用的香水,孙哲平常用的洗涤剂,孙哲平衣橱里放着的干花,孙哲平独有固有的温度…

一切好像都还和记忆里虚伪又模糊不清的许多年前那个冬夜一样——张佳乐知道“这个冬夜”大概只是由于既视感和思念混合了偏执生成的假象,却又实实在在地温暖了很多个他想着“要不要就这样一了百了”的时刻。

“又胡思乱想什么呢!”孙哲平本能地感觉到张佳乐情绪不太对。

“在想我有多喜欢你呀。”张佳乐在他看不到的角度笑了笑,忍住了眼泪,又往他怀里拱了拱。

天色依旧铁灰,寒风夹杂着雪花呼啸而过,车流穿涌,行人匆匆。

他们拥抱在那里,仿佛是一个世界。

---------------------------------------------------------------

老楼的猫详见【黑遍全联盟】妈!我有猫了!(三),老楼的棉裤详见【黑遍全联盟】冬天的洗澡是大神的拷问

※我真的没在黑老楼,我老喜欢义斩的氛围了……_(:зゝ∠)_


钟叶离现在表示过冬什么的就算很冷但是也无!所!谓!啊!

来啊!放浪啊!来啊!造作啊!

想穿小裙子就穿小裙子!想穿小风衣就穿小风衣!想穿羽绒服就穿羽绒服!

自发热无所畏惧!

黑科技无所畏惧!

身体好无所畏惧!

反正天就这么冷,你奈我何?

于是她穿着fuwafuwa的小裙子踩着kirakira的小高跟走进休息室,叉起腰对着裹了棉裤瑟瑟发抖的楼冠宁仰天大笑三声,哈哈哈!

楼冠宁觉得义斩的牧师今天大概是起床后从错误的一边下的床。

想到这里他抱紧了猫,裹紧了他的小毯子。

“喵~”

布偶猫叫声又甜又嗲,软糯粘人,钻进了楼冠宁怀抱深处,只留了一个背影给钟叶离。

钟叶离:我不冷。

楼冠宁:猫粘我。

钟叶离:我不穿棉裤。

楼冠宁:猫粘我。

钟叶离:我比你帅。

楼冠宁:猫粘我。

钟叶离:猫喜欢吃我做的零食。

楼冠宁:它粘的是我。

钟叶离:……

钟叶离觉得自己受到了1w点暴击。

=================END===============

 补个BGM,注意音量哈~

Winter,Again-GLAY


  115 4
评论(4)
热度(115)

© 赤小豆浦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