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小豆浦月

喻王。
随缘all王。
缓更。

 

【喻王】那天王杰希发现这是他们一周年纪念日

终于更了正儿八经(?)的喻王【……我好想继续写晖叶哈哈哈哈哈

方士谦作死系神助攻。HE

假装自己是听着《恋》写的

这应该是个楔子,时间够的时候会想扩成中长篇。

-------------------------------------------------------------

12月24日。

铺天盖地的圣诞气氛混合着凛冽的风雪,纷纷扬扬洒在深冬的商业街上。时值入夜,华灯初上,街上漫步的年轻男女们多是成双入对,笑靥如花,深冬的寒冷里掺进去几分恋爱的暖甜味。Evergreen Café里,王杰希做了今天的小结,把硬皮本合上推到了一边,看着领班的姑娘扎了红底白雪花的丝巾绕过卡座的小隔断向他走过来,便知道圣诞的夜场要开始了。

去年也是这般时节这般天气,他和喻文州在漫天落雪里,站在商店的圣诞橱窗外,笑着分手。

“让厨房煮一客杏仁茶送过来吧,还是配松饼。”王杰希坐在他常坐的位置,二楼大厅的中部偏后,混在一桌桌浓香甜美的客人中间,歪歪头就能看到橱窗外街道上的景致。领班接了自家老板的点单,微微颔首表示知道了,踩着高跟施施然去了后厨。

滚烫的茶呈上来,王杰希呷了一口,浓郁的杏仁香和丝滑的口感在舌面铺开,冰糖和糖浆的甜味儿霸道占据了大多数味蕾。觉得有些甜,他放下了杯子,百无聊赖的翻着Evergreen的年末店庆网页,屏幕底端的姜饼小人拿着红绿的拐杖朝着这个白色的世界无辜的笑。

世人悲欢离合,于它又有什么关系呢?

“小↑队↓长~~~”

突如其来的熟悉称谓让王杰希条件反射性的回了头,从楼梯处扑上来的果然还是方士谦这熊孩子。领班听了声音从后厨冲出来,抢占先机问他要不要叫商业街的保安,虽说他们都知道这人大概跟老板熟,但是今晚怎么看怎么像喝醉了来寻事的样子。王杰希不动声色摆摆手说不用,老朋友而已,随后收了桌面上乱七八糟的笔记本和账单,塞进了随身带着的编织纹手提包里,起身和方士谦一起离开。

王杰希不是店主,方士谦才是。

去年平安夜他进来头一次点单,点了一壶杏仁茶,从此之后café的杏仁茶就永远从菜单上消失。店长只当是这饮料入不了年轻人的眼,感叹了一番老板用心经营之后也是照做,却不知道这只是方士谦对朋友的偏宠罢了。

“转转吧,这条街今晚热闹得很,”方士谦下了楼梯后大大方方揽了王杰希的腰,俩人挤出了带着黑色铁艺的狭窄店门,站在台阶上左顾右盼。方士谦穿了深褐色的大衣和浅驼色毛衫,敞着怀,里边带着紫色细条纹的衬衣开了头两个扣子,领口开的有点风流不羁的既视感,“啧啧,天儿可真是够冷的。”

“冷就把扣子系上。”王杰希绕好了围巾,又确认了一遍灰大衣的羊角扣扯出来的空隙不会灌风,终是踏出了一只脚,踩向了雪水浸湿的街道。

“你别走那么快啊,说好的随便转转呢?”方士谦看着闷头朝前走的王杰希,无奈地抬手拽住,想了想还是把人揽了过来。

“你不跟林队好好的待在一块儿,来找我做什么?”王杰希这次没选择挣脱,他停下了脚步,抬头看着方士谦。

“唉我想你了还不行,我还想去微草看看呢。诶微草现在怎么样了?听说你那个继任者培养的不错,就是那个什么叫高……高什么杰的来着?”方士谦脸皮厚,东拉西扯毫不慌张地继续带着人往前走,“我今晚住哪儿?去宿舍凑合一晚?哎哟刚刚过去的三个小姑娘肯定都单着呢吧还背了微草的周边挎包,怎么没找你来要签名合照啊是不是真粉丝……啊,卧槽?”

王杰希被腰间的力量带停了,“方士谦你咋?一惊一乍的。”他嫌弃地看了一眼,发现对方不知什么时候黑了脸,直勾勾的盯着前边,“什么东西?”

他顺着友人的视线看去,十米开外站着个人,穿了身深蓝色的西装外套和高领毛衣,手里不知道拿着捧什么东西。

是喻文州啊。

方士谦下意识的把人往怀里带,没防备王杰希右半边脸直接撞上了他衣领上的银别针。

“方士谦你脑子有坑啊!”王杰希被箍的太紧,右脸火辣辣的刺痛,而他还挣不开。

“小队长蓝雨那小子肯定是贼心不死对你图谋不轨啊!”方士谦大惊,“这种跑过来约别人!你看他拿着那是什么东西!”

 

喻文州和王杰希相识六年多,相恋三年整,分手一年了。

他们分手了,初恋时明亮的火花最终擦灭在了宏大而无声的细水长流里;王杰希的倦怠期结束于两人正式确立关系之后的三周,喻文州的倦怠期无声无息的开始于两人确定关系之后的三年。

“我们分手吧。”那天的大雪里,他这么说着,喻文州并未表现出多么惊讶,笑着答应了他,一如两人约定了的当年。

“你哪里都好,可是我……”喻文州皱了眉头,思索之后有些困惑。

“可是你倦怠了。”王杰希心里疲惫,接了话头,我哪里都好,可是你倦怠了。

你倦怠了啊……

两人交往三年,聚少离多,连接吻都是点到为止,那些夜里低沉微浅的话语和交心,大概最终抵不过时光,冲淡在无数个日夜里。

那天之后黄少天狂轰滥炸了王杰希的QQ,在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最后说了一句,王杰希,是不是我们队长坑了你?

两支队伍见了面还是要互怼,两个队长见了面还是要说些场面话,两家粉丝见了面还是要呐喊北上广还是广上北,只是两人的目光已经不再会有什么交流了。

——也不再会有什么面对彼此的深意。

喻文州看着不远处两人显然是发现了他之后才开始的拉拉扯扯,脸上的笑容僵在了那里。

他很早就后悔了,大概是从答应了分手那一刻开始。

“队长你怎么跟王大眼分了呢他多喜欢你啊……”蓝雨的剑圣在新年的花市里看着蓝雨的队长,撅着个嘴,不高兴。

是啊,他多喜欢我,喜欢到连不是当事人的少天都看出来了,可是我却主动把他推开了。

我在犹豫些什么,又在奢求些什么呢?

对面那个发色浅淡的男人貌似是微草的前前任副队长,揽着原本应该是属于他的杰希,两个人亲密的打闹着。

 

“方士谦你放手!”王杰希终于是发力挣开了自己的前前副队长,抬手揉了揉还在发疼的脸颊,很好,没出血。

“小队长我错了!”方士谦看着王杰希脸上的红色慌了神,“疼……疼吗!”

“你幼稚不幼稚啊!”王杰希拂退了方士谦想要揉上来的手,“我去那边看看。”

他并不能确定喻文州今天到底是来找谁的。

还捧了花。

 

“喻队,好久不见。” 

喻文州还在走神的时候,耳边响起了那道熟悉的声线,温软里带着点距离感,他抬头,发现王杰希已经走到了面前。

“王队,好久不见。”

他看着王杰希,并非许久未见,却真的陌生而疏远。眼前人栗黑的发丝上落了薄雪,点点风花飘落其间,身上穿的大衣还是前一年的那件,灰的底料顺着肩头染上了深色的水迹。那张脸上带着刚擦碰出来的红痕,那双眼还是那么深邃又温柔难解。

“喻队……是来看望朋友吗?”被藏好的疑问终是在与对方对视的一瞬间冲破了封印汹涌而至,掀起惊涛骇浪,王杰希用力咽下了冲动,只是说了句似有似无的问候。

“……是。”喻文州攥紧了手中的花束,薰衣草和满天星的小枝在冰冷的夜风下瑟缩着靠在一起,细小浓重的香味蔓延在两个人之间的几步距离中,横冲直撞。

“那,我先走了,再见。”终于还是没说出那句话吗?王杰希自嘲的笑了笑,空气里馥郁的花香混合了心中的苦闷,稍微有些冲上喉间的欲吐感。他转身走开两步,却突然被身后人攫了手腕,“怎么了?”

“杰希,我……”

对不起,我爱你。

 

 

 

 

 

 

“小队长你要原谅他吗怎么这么快啊!”喻王二人一起走过来之后方士谦拖了王杰希出来大声咬耳朵,“这人真的靠谱吗?”他挺郁闷的。

“不靠谱,所以我给了他一个考核期,”王杰希揉了一把方士谦的头发,转过身去对着喻文州,“看你表现吧。”

“分手一周年纪念日的意义就是拿来给你俩复合的吗?要不要这么秀啊!”方士谦气鼓鼓的看着喻文州笑眯了眼,“算了,去我店里坐坐呗,就当是前辈请你俩的福利了。”

一壶滚烫的蛋白杏仁茶端上来,配着切好的戚风,是喻文州喜欢的口味。

店长接了通知,Evergreen café的杏仁茶,今天起开始重新出售。

 

I remembered that I loved you till die.

幸得与你,终能再继。

==============楔子END=============

这CP我下不了手来虐所以最终还是草草HE了,如果扩写的话会进一步写细节的。

士谦儿这种坦荡荡的却又关心你给你助攻的恶友实在是太棒了有木有?

  87 6
评论(6)
热度(87)

© 赤小豆浦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