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小豆浦月

喻王。
随缘all王。
缓更。

 

【双花】THE END-见家长

不知道怎么写原本同居三十题最后的滚sheet,就干脆写成了见家长

两家父母都是用的私设;时间线大概是绿宝石编辑部电梯速度

主双花,微林方,隐韩张

1

张佳乐那天早上是睡到自然醒的。

他醒过来之后身边的床铺已经凉了,被子稳稳的裹在他身上,看来是孙哲平起来之后给重新塞了被角。百叶窗也翻成了半开,夏天的阳光斜着照进来,打在亚麻色的床面上。

张佳乐回头看了看飘窗,闹钟的数字显示现在早上8:50了。

“啊?我居然一觉睡到不到九点……?”

他随手披了件衬衣,迷迷瞪瞪的飘去洗漱了一下,又不怎么清醒的飘向餐厅,最终在一楼楼梯的当中愣住了。

一楼餐桌后小窗前有个……姑娘。

来人身量高挑,看不出来年纪,只能看出是个女人;满头鸦发似云,鬓侧两缕弯弯绕绕垂下肩膀,其余的在脑后挽了个松散的大髻,点缀着几颗小珍珠,光华圆润,甚是耀眼。她穿了一身黑衣,制形面料俱不是常见的款式,黑衣成裙,两袖满纱,纱袖笼风,细密微小的网格有序的排列扩展,从肩线一路奔涌到袖口,收止于手腕处带了光泽的绸布,被一颗黄铜镶边的大珍珠扣子锁到了一起。那条黑裙的正身面料看着厚重紧凑,极有分量,又在下摆处放的轻灵飞扬;领口拼了黑纱金线,硕大的金色花纹卧在严谨的黑色织物里,安静地炫耀。裙衩开的又高又暗,从布料的分离处延伸出了精巧的白绒线滚了细小的边,裙下两条颀长的腿,裹在黑色的长袜里,踩着白桦树皮色的细纹木地板。

 

姑娘,你没穿拖鞋,地板凉啊。

那人看过来,张佳乐愣在那里,脑子里只有上边那一句话。

 

孙哲平本来是出去小区外边水果店里买点蔬菜的,他抱着装了芹菜黄瓜西红柿的牛皮纸袋慢慢悠悠往回走,身后一辆蓝色小灰车安安静静地跟着。孙哲平越走感觉越熟悉,忍不住回头瞅了一眼。

得,驾驶位上那个不就是他娘亲身边常备的小司机吗?

孙夫人和孙哲平,就这样在高温天里画风清奇的偶遇了。

“妈您先在餐厅坐会儿,要抽烟记得开窗户,我先去把菜放下。”孙哲平给餐厅桌子上倒出了两杯薄荷柠檬水,自个儿赶紧蹿进了厨房。孙夫人喝了一口感觉有点酸,站起身来想看看窗外的景色。

这一站,就站出了个不认识的半大孩子来。

楼梯上那孩子身量尚小,倒是也看不出到底什么年纪,挂着满身的“好困啊”“我没睡够”“不想起来可是肚子饿了”,光着两条细白的腿,一头染了几丝锈红的微长头发凌乱着,脸上嫩的很,就是表情有点呆愣。她继续打量,发现那人披着的衬衣有点眼熟——这不是去年孙哲平生日我送的吗?那领子上的褶还是我看着设计师画的呢……当时嫌弃又贵又不经穿,烦死个人,现在穿别人身上了?

——这大概也不是个姑娘罢。

孙家娘亲做出这个推测是有理由的,基于她多少年的阅历,这个年纪的小姑娘有几个是会穿着印满了钟表盘的花裤衩到别人家过夜的?

 

张佳乐系统还在启动中,表现出来的症状就是跟那陌生的女人的对着瞪。

“妈您吃点葡萄,早上刚摘下来的,新鲜。”孙哲平托着一盘东西从厨房走出来,抬头就看见他妈在仰着脖子看楼梯,“颈椎又不舒服了?”

孙夫人慢悠悠回了头,“孙哲平,”她看着自家儿子一张假装我们无事发生的脸,“你出息了?”

孙哲平一时间满头雾水,本来也无事发生啊?

“男朋友?”孙夫人扬了下巴比划楼梯的方向,孙哲平走过去一看,有点傻了眼。

“乐乐你……!”

 

迷迷瞪瞪的张佳乐强制开机成功,启动进度100%/100%。“啊?什么事儿啊大孙?”

两方势力成功碰头,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2

厨房里哗啦哗啦的,张佳乐换好了白天的衣服,在洗芹菜。

餐厅里孙哲平坐了高背椅上,双腿并拢,双手搭膝,规矩的跟个小学生似的。

孙家娘亲最后还是没忍住点了根烟,细长突兀的手指夹了细长柔白的烟卷,身子靠在椅背上,慢慢吐了口气。“说说吧。”她暗色的口红在过滤嘴的部分染了一周,看起来有些像一圈悲怆的血色。

“也就跟您想到的差不多。”孙哲平声音不高,语气却是极坚决。

“我想什么了?我想什么,你知道吗?”孙夫人拿出了烟,用力的碾灭在白瓷的烟灰碟里,涂成深绿的指甲染了烟灰,她随手甩了甩,没再管。“几年了?”

孙哲平自然知道他妈是问他肖想了几年而不是交往了几年,“一开始遇到的时候就想了。”

她诧异地瞅了儿子一眼,像是没想到这段关系能压了这么久,“哟,这四舍五入也能算十年了?乐乐,张佳乐?”她经历的多,想的也深。年轻人们燃如烈火去如疾风的所谓爱情能持续多久,有几个当家长的会不知道?自家儿子整个成长的过程她掺和的少,不代表就一点也不管不懂。孩子进了职业圈后常年挂在嘴边的名字就是“张佳乐”,一挂就挂了好几年,她知道那是孙哲平最好的搭档,一直以为是哪家的女孩子,这么拼。

到如今看来,却是自己从一开始就想错了。

“……我,这么大了,也不应该管你,”孙夫人摇摇头,又抽出一根烟来点上,“感情上的事,旁人也没法管。”

“是。”

“他父母知道吗?”这是个严重的问题,自己这边对孩子基本采取自由生长旱涝凭天,对方家里是个什么态度,还是得问清楚。

 

张佳乐父母什么态度?

张佳乐家里,大事听娘亲的,小事儿听老爹的。

哦,生活中事无巨细,都是重要的事,都是大事啊。

“你圈儿韩文清都定下来了张佳乐你带个男朋友回来都算对得起我行吗!!!”

她是从张佳乐高中就开始关心自家孩子情感状况的。

张佳乐单身的不知道第多少个年头,张妈妈在长途电话里狂飙嘶吼,吓掉了旁边张爸爸手里的大茶缸和晚报。

然后孙哲平跑了一趟张佳乐的家,张佳乐就也定下来了。

张妈妈看着孙哲平,红了眼圈,她是早就觉得这两个孩子就算是别的关系相处也必定要一生纠缠不清,撕扯不开的。

“行了行了,这不是都定下来了吗,那孩子怎么样你不是也心知肚明……”张爸爸拍了拍媳妇儿肩膀,带着人回了书房。

 

“行吧,哪天有空我是不是也要去见见。你爸知道吗?”孙夫人不优雅地翻了个白眼,叹了口气。

“他……我走的那年知道的。”孙哲平抖露了这个不怎么愉快的真相。

 

那次他去了自己父亲的图书室,开门见山的说了那样的决定和疑惑。

带着圆框眼镜正在理书的中年男人在书架前的梯子上回了头,惊诧地看着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彻底长大的孩子,犹疑地说,你要是不能确定,那就先隐藏起自己的疑惑。

 

孙家娘亲瞥了他一眼,不怎么满意,“是不是再过几年我要想知道你点什么事儿,都得通过小楼啊?”

城内楼冠宁打了个喷嚏,一口西瓜喷了文客北一身。

 

最后洗好了芹菜的张佳乐还是出来见人了,他之前已经回房间换了T恤开衫九分裤,梳了头发,扎好了小辫子,整个人看着干净清爽乖巧可爱讨人喜欢,却还是在孙哲平来叫他的时候紧张的想哭。

“大孙QAQ!”张佳乐双手攥了衣角,印开了没擦干的手留下的水迹。

孙哲平抱了抱他,“行了没事,我妈开始还挺佩服你的,出来见见吧。”

孙夫人自己走进了厨房,看着儿子跟那个有些柔弱胆怯的孩子。

“阿姨……您好。”张佳乐赶紧挣出来,乖乖的打招呼。

她仔细打量了一下身前人的模样个头眼神表情,敏锐地瞅到了张佳乐在发现她踏进厨房的一瞬间自己挣脱出来,并且条件反射性的把孙哲平往身后护的小动作。孙家娘亲叹了今天不知第几次气,终是抬手揉了揉小孩的发顶,准备起身离开。

 

“既然都决定在一起了,就好好待他吧,别搞些什么伤天害理的幺蛾子出来,电话我给他留了。有些话是象征性的,但我也得告诉你,哪天不想在一块儿了就好聚好散,当然你也得明白你这样的单身狗,人家肯要你,已经是很好了。”孙夫人拿了帽子手套包包,拢了拢披肩,很酷很高冷的站在门口玄关叮嘱孙哲平,“我走了,有空再见。”

小司机给夫人打开了大门,看着她走出去,又转过身来对孙哲平和赶过来的张佳乐鞠了个躬,带上了房门。

3

“老林我突然就见家长了。”张佳乐虚脱地躺在床上气喘吁吁发语音。

“我震惊的仿佛一只两百斤的狗子!”方锐的回复。

“滚滚滚老林呢!你把老林藏哪儿了!?”张佳乐鲤鱼打挺状从床上弹起来,有没有人告诉他为什么发给林敬言的会是方锐回复啊!他没发错人啊!

“锐锐别闹。你那么可爱,成功了吧?”林敬言那头咂咂嘴,回的很快。

“嗯当然成功啦,嘿老林我跟你说,孙哲平他妈妈有点帅啊……”张佳乐又趴下去,安心的跟林敬言东拉西扯。

孙哲平托着切好的西瓜进了卧室,抬头看见张佳乐兴奋的在床上滚来滚去说的挺开心,倒是也不自觉的笑了。

张佳乐的见家长副本成功通关,评价A胜,喜大普奔,值得祝贺。

===============END=============

  69 4
评论(4)
热度(69)

© 赤小豆浦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