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小豆浦月

喻王。
随缘all王。
缓更。

 

【黑遍全联盟】听说每个队都有一条的锦鲤?

一个“假设他们也玩别的游戏而且在这些游戏里表现出了锦鲤体质”的PARO。

脑洞古早,OOC有,逻辑混乱有

好像除了喻王和林方没有特别明显的其他CP

1

“大家早啊……”钟叶离推了休息室的门,顾夕夜听着她打招呼回头一看,咬断了嘴里的小布丁。

“都中午了喂,没睡……卧槽叶离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义斩的治疗一双眼红肿的兔子一般,歪歪斜斜的靠在门框上,看起来有点像失恋了的样子。

“我……游戏……一千多圈……没掉落……肝不动了_(:зゝ∠)_”小姑娘弯腰扑倒在沙发上哼哼唧唧,听声音倒是还有精神。

什么掉落这么稀有?

孙哲平咬碎了碎了甜筒末端最后一点巧克力走过去坐在她身边,“你在刷什么稀有材料,这么累?”

“不是啦不是啦,是一个手游里的新角色,可能是我这次脸黑,刷了好久。我看他们基本上几百次出货的比较多。”看着有人过来,钟叶离坐直了身子掏出手机,“前辈你要不要来试试看?这个游戏还蛮放松的!”

“哦,行。”孙哲平接过了对方已经打开了战斗界面的手机。

手游什么的他也玩,虽然玩的不太多,平时也会跟张佳乐组队清个日常啥的。

眼前钟叶离塞过来的这个游戏的战斗机制真算得上是简单至极了,估计可能是重在养成,或者重在收集?

新人玩家孙哲平表示不知道,继续打呗。

 

楼冠宁拎着一兜子小甜饼准备开门的时候听到了屋里钟叶离的尖叫。

有危险!

楼冠宁第一时间决定,身为战队的队长,他要保护队员!

于是他一把推开了门,把准备拿着杯子往外跑的顾夕夜吓倒在地,至于他本人……

楼冠宁今天新换的衬衣喝饱了草莓奶昔。

屋里没有危险,有的只是一个正在尖叫的钟叶离,和一个有点晕乎的孙哲平。

“你们……怎么了?”楼冠宁没顾得上自己染了色的衬衣,看着沙发上这个有点诡异的组合,小心翼翼的问。

“我刚才好像推图掉落了个啥……”孙哲平刚刚被身边小姑娘嚎的那一嗓子弄的有点吓到了,还在深呼吸。

“限定出货了哈哈哈哈!我连着修仙好几晚没刷到刚刚前辈接过去刷了一会儿就掉落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去楼下跑圈!”钟叶离啪啪拍着楼冠宁的肩膀,眼角真的由于激动沁出了几滴泪,“孙哲平前辈,我……我谢谢你!”

“哦哦……没事儿,出了就好。”孙哲平觉得他就玩了一会儿,连举手之劳都算不上。

 

当晚,孙哲平的房间门被小心翼翼的敲响了。

“那个……大神,能帮我抽个日常吗QAQ?”

2

轮回队长周泽楷今天抽日常的时候不太开心,他抱了小企鹅手揣,情绪低落的趴在桌子上想心思。

连呆毛都软趴趴了呢,小周。

43/44,有个部件,抽不到……

“小周,我房间氪穿啦!诶,小周……?”江波涛滑了椅子凑过来想交流一下这次家具搭配问题,发现自己队长似乎是有点不太高兴。

“唔,你这个,有吗?”周泽楷翻了翻限定,指给江波涛看。

“有啊,两个颜色的都有……了。”江波涛意识到事情不对的时候,已经把主要内容说完了,“小周你……没抽到?”

“嗯,一直……”枪王大大换了个方向趴着,反手把手机递给了江波涛。

江波涛看了下分解,发现连高星限定都凑齐好几套了,但是那个43/44,缺的连个影儿都没有。“再抽几次?”

“不想多抽了……总是没有。”周泽楷声音听着闷闷的,有点可怜。

那边发现自己趴在桌子上小睡了一会儿就落单了的孙翔顶着一头乱支棱的毛也凑过来了。“啊?啥玩意儿啊?咋回事儿啊?”

“翔翔,表情包不需要读出来也可以的,”江波涛抬手按下孙翔脑门上翘起来的刘海儿,“看你睡的这头发。”

“哎周泽楷你也玩这个!我怎么一直不知道啊!”孙翔像发现了君莫笑一样劈手夺了手机,“哦等级还挺高……唉?”

“怎么了?”江波涛看着孙翔脸上表情突然由惊讶变成僵硬,有点好奇。

“那个……队长,我刚刚不小心碰到了,抽了你1500钻……”孙翔翘起来的刘海此时耷拉下来了,他很怂的把手机递给了周泽楷。

周泽楷一时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然后他一低头,看到了那行小字:

“恭喜获得一个新品。”

……

44/44,达成了!

正在道歉并且想着要不要再请队长喝一个月的奶茶作为额外补偿的孙翔突然被框进了呆毛精神抖擞迎风摆动的自家队长的怀抱,陷入慌乱不知所措。

3

金闪闪的锐锐:“林敬言大大我的主菜啊嘤嘤嘤!”

金闪闪的锐锐:“林敬言大大我的主菜啊嘤嘤嘤!”

金闪闪的锐锐:“林敬言大大我好饿啊嘤嘤嘤!”

金闪闪的锐锐:东坡肉.jpg   清蒸狮子头.jpg   芝士鸡排.jpg

                       红烧蹄髈.jpg    梅菜扣肉.jpg     可乐饼.jpg

                       叫花鸡.jpg     松鼠桂鱼.jpg      巨型薯格.jpg

“啪!”

林敬言暴躁的合上了电脑。

方锐,我就在你隔壁房间,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过来吗!

大家都是成年人,说话的方式能不能成熟点!

他走到卧室,看着方锐正窝在床上裹着被子玩手机。

“锐锐你干嘛呢?”卧室床软,林敬言爬上去的时候有点歪歪斜斜的。

方锐感觉到了床垫的塌陷,一抬头发现了林敬言,“老林我饿!”

“……”林敬言摘了眼镜扶额,“我也饿。”

“那,叫外卖?”方锐眨眨眼,有点期待的看着自己的老搭档。

“……你就饶了小区保安和外卖小哥吧,这都几点了。”林敬言想你要是躺下快点睡着现在不就不饿了吗……

“那老林你帮我抽一个!”

林敬言接过了方锐的手机,随手调了下数值按下了确定,“去给你煮个面吃?”

“别了吧,有点折腾……”

“那切个苹果?”

“那个越吃越饿啊!”

“热杯甜牛奶?”

“不要!”

“那你到底想吃什么?”要是敢说烧烤我就揍你!

“嗯……点心?”方锐看着眼前笑的有点危险的林敬言,不小心说顺了嘴。

“你身边不就有吗?”林敬言被他气笑了,拎起方锐的右手就往他嘴边塞,“还是带着金箔的点心,有这————么大。”

他从床上下来往厨房走,白天带过来的慕斯蛋糕还剩两角冻在冰箱里,现在拿出来吃倒也还好。

林敬言把碟子递给方锐,自己坐在床尾折衬衣,冷不防背上压了片重量,刚回头就被塞了一嘴酸甜冰冷的柔腻。

“老林看你做的佛跳墙!”

这孩子,怕不是饿傻了?林敬言摸了摸方锐的额头,之后反应过来,大概是游戏里的菜吧……

“是是是,我做的佛跳墙,好吃吗?”

“点心更好吃,敬言大大不来点儿吗?”

4

其实,王杰希也是玩手游的。

玩的连日常都不清的那种。

毕竟他也算是事务繁多,不清日常什么的实属无奈。

本来队里没什么人知道他也玩手游,后来这事被刘小别说顺了嘴给抖露出去了,于是全队人都想知道,他们队长的阵容,是不是也有一排中药名字。

王杰希表示当然不是这个画风的名字啦,而是排了类似长子次子幺儿的一大家子。

他还帮队里孩子们抽出了各种各样的稀有/限定/高星角色。

又其实,喻文州也玩那个游戏,跟王杰希做了邻居。

喻文州的角色带王杰希的角色培养什么的,看着还挺和谐的。

5

张佳乐被黄少天拖去打散排,本来他是拒绝的。

因为两个近战职业,他的伤害要靠dot,击杀抢不过黄少天,还脆皮。

还有,黄少天打战场,比打jjc,要能说的多的多的多。

大概是因为不用黄少天亲自上阵指挥的原因吧。

那天他们打了一晚上散排,一场首胜都没拿到。

大战场对张佳乐的职业来说飞起来很烦很累,所以张佳乐打的很暴躁很暴躁。

我就想拿个首胜下线为什么要受这种委屈!

我还是个宝宝啊!

“黄少天你特么奶我一口啊!”百花缭乱第N次被对方dot挂死之后张佳乐嚎。

“我是个输出啊拿头奶吗!”黄少天在呼啦呼啦的技能声里扯着嗓子喊。

“不奶我你就闭嘴!”

他俩这场找的固定团,有指挥的那种。大概黄少天也是打烦了,开场进战之后就开始给自己的技能配音。

就是“嘿!哈!”“哦啦哦啦哦啦!”“吃我一招XXXX!”“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这种。

所以张佳乐开了俩频道的后果就是,耳朵里一边是战场指挥呲啦呲啦模糊不清的电流麦和时大时小的哀嚎声,另一边是黄少天咔嚓咔嚓吃薯片和乌央乌央听不清是啥的配音声。

他在揉耳朵的时候,黄少条又一次见缝插针的成功抢走了击杀。

系统提示,[夜雨声烦]已获得效果“大杀特杀”

黄少天

我没仇杀你

大概一定是因为我还爱你

不是因为,我打不过你。

这场他们依然没赢,点守不住,首胜之路还是任重而道远啊。

“我心好累啊黄烦烦!”张佳乐四十五度角望天,倔强的不让[原本也不存在的]眼泪流下来。

“前辈,我继续排了,你注意下esc和倒计时。”耳机里传来的是另一个有些温柔的声音,张佳乐听出来是喻文州的。

“……哦。”

“抱歉前辈,这场我可能得把你放生了。”喻文州拿了队长位,发现分组怎么调都多出一个阵型对不上的。

“没事,你随意。”

开打后张佳乐发现自己真的被放生了,他被对面按在墙上揍的时候己方治疗施施然从旁边经过看都没看他一眼,而是冲着远处大部队去了,喻文州跑过来给了一个解控才勉强让他残血存活;等到张佳乐跑回大团,真是切身实践了那个表情包——

“你这样的人,连奶妈群加都能绕开。”

群加没有,连溅射也吃不到。

不过那场散排,终于赢了。

系统显示百花缭乱击杀N,夜雨声烦击杀N+X。

===================END================


  165 9
评论(9)
热度(165)

© 赤小豆浦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