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小豆浦月

喻王。
随缘all王。
缓更。

 

【喻王】在夏日午后的雨中感受到的你

请勿无授权转载

文笔复健中

OOC有,私设有

CP喻王,微韩张

请大家注意避雷,比哈特~

=========================================================

Part 1

黄少天最近的纠结,大概是从注意到自家队长手上暗色的印子开始的。

 

“队长队长队长我给你拿快递来了你在屋里吗我能进去吗直接推门了哦这是买的什么呀小小的箱子这么重有点淋湿了哈记得马上拿出来!”黄少天怀里抱着个小小的包裹箱,带着一股湿热的风和水汽冲进了宿舍楼。

 

G市夏季午后也会有暴雨,黄少天从凉爽干燥的超市里扫货结束后回到地面上发现居然下雨了——湿热的雨幕夹杂着水腥气和土腥气噼里啪啦的捶打着地面,然而他没带伞。没带伞的影响并不大,毕竟可以找到出租车,只是从战队大门到宿舍楼这段距离,还是得跑回去不是╮(╯_╰)╭路过快递仓库的时候黄少天鬼使神差的瞅了一眼,刚好瞅到有个小小的快递箱子上被黑色加粗的马克笔以跟载体大小完全不匹配的方式写了个龙飞凤舞的“文州”,剑圣大大想着反正自己回宿舍要经过队长房间的要不要就一起捎回去呢可以吗?

工作人员发现了一只疑惑的黄少天,愉悦地向他表示这是他们队长中午签收过后因为要帮小卢搬行李所以才顺手放在了这里的,剑圣大大如果顺便不妨一起带回去?

 

“队长我进去了哦!”在一声很轻的许可传来之后黄少天后退了几步甩了甩头发上的水,推开了房门。

视线所及之处空无一人。

房间中有细小而连续的水声悄悄传来,黄少天打了个愣神,队长这是在浴室吗?

他把手里的袋子放在了门口的小置物架上,抱着快递蹑手蹑脚的走进了房间。半掩的窗帘挡住了不少光线,配合着外边依旧铁灰色的天空,整个房间有种陷入了深冬时傍晚的既视感,浴室里暖黄色的灯光透过微敞的门缝撒出一片温暖——在这个空调开了26度的房间,被热雨淋湿后的黄少天大概确乎是感到了一种时空错乱感的温暖吧……

“队长你……在干啥呢?”黄少天推开了浴室门,看到自家队长正弯着腰站在洗手台开着水龙头悉悉索索不知道在做什么,他凑近了往前看了看顿时大惊失色,“卧槽卧槽卧槽队长你宿舍洗脸池怎么发霉了怎么做到的!发霉也别自己清理啊找后勤部他们有专业人员啊自己弄不干净的再说了这个天泡水出去吹空调手要……”

“少天,”喻文州闻声回头制止了自家副队有点焦急的小聒噪,“这不是发霉,我在清洗钢笔而已。”

本来还一脸质疑的沉浸在“队长怎么做到让洗脸池这种每天都要用的地方发霉的怎么做到的怎么做到的!”里的黄少天听了自家队长的解释后果断卡壳了。

钢笔?

清洗钢笔?

他又看了一眼,确实是半池略微有些草绿色的池水,急匆匆之间瞥一眼确实有点像……青……苔?

还在细细流动着的水落上喻文州的手指再分成更加细的水流涌到被拿在手中的钢笔上,从大约是笔尖的地方冲下一滴掺杂着浓重墨水的液体,晕开在水池里染出来较为深色的绿。

 

可是为什么是钢笔?

他们职业选手无纸化的线上交流比较多,平日里接触打印稿也较为频繁,再者看到选手拿自动铅笔圆珠笔中性笔的时候也有,然而钢笔???

黄少天觉得这扇新世界的大门好像离他们的日常稍微有点远,“队长队长我能全程观摩吗?”

喻文州觉得笔尖的冲洗大概是差不多了的时候听到黄少天的要求,他有点惊讶,“少天还是先回去洗个热水澡吧,头发也洗洗,看你这一身淋的……别在假期刚要开始的时候就着凉啊。”

黄少天是什么领悟能力,自家队长这么说自然是带着一股默许呗。“队长快递我给你放门口架子上了!”又是一阵风过,剑圣大大夺门而出跑回自己宿舍洗澡了。

五分钟后带着温热水汽和橙子味儿浴液香气的黄少天又冲回了自家队长的浴室,正好赶上喻文州拧开了笔身准备清洗内里结构。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白皙柔软的手指捏住了笔尖试探着转了几下,随后黄铜色闪着光的明尖被干净利落的卸了下来,露出了黑色的还带着点磨砂质感的笔舌。剑圣大大屏息凝神盯着自家队长手部的动作,一时间忘记了言语。

水流被开的略微大了一些,冲洗着被拆下来的笔尖。又是一股墨绿色滴到了白色的水池上,晕开了好看的花纹后马上又被流水带走。喻文州觉得差不多了之后把笔舌放到了水流下,浓重的黑色滴了下来,立即被稀释成了渐变的绿,几秒钟后冲下来的看着就只有清水了。

黄少天很惊讶,他小时候用钢笔可从来不知道还能这么清理,不过看上去似乎也干净了嘛,跟自己小时候挤挤墨囊洗出来的效果也差不多╮(╯_╰)╭

蓝雨队长重新捏上了笔舌扭了扭,在听到了微小的摩擦声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干净利落一气呵成地拖出了整支钢笔的毛细,水流浇在圆滚滚的毛细系统上立即四溅出深绿色透明的液体,仿佛夜空中的烟花一般炸开,挂在了洗脸池的池壁上,又流成了略带层次感的渐变渲染,看着很通透,很深远……

黄少天看呆了,他立即拍倒了脑海中刚刚那个“效果也差不多╮(╯_╰)╭”的想法。

为什么我的心灵好像受到了什么震撼啊?他想。

这……有点帅啊……

这是为什么呢_(:зゝ∠)_

剑圣大大陷入了沉思。

 

“少天,少天?”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才回过神来的黄少天发现整个清洗过程好像已经结束了,自家队长正在把笔上的零件装进一个铺了纸巾的透明盒子里,连洗脸池都清理干净了。他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摸了摸,队长的双手果然是有点凉。

“哎呀队长这种时候就用温水泡一下在出去么虽然是夏天外边也是开了空调的直接吹对身体可是不好啊。”

黄少天把水龙头转到了热水区,用了在热水正式到来之前的预温,又把自家队长的手重新洗了一遍。

 

其实喻文州本意也是不愿意做到把毛细拆出来这个地步的,且不说到底是老钢笔了,单纯论拆解这个过程,若是重复了太多次,对钢笔本身也是有一定的损伤,只是之前用的墨水已经断货有一段时间了,要想换新的墨水的话,偶尔彻底清理一次也不是不可以。

他走出去,看到黄少天已经拿了桌子上的马克笔把快递单涂好了,两人拆开那个体积不大分量却很重的小箱子一看都有点傻眼。

 

箱子里确实也没装多少东西,淡黄色的瓦楞纸由于淋上了雨水湿透了一个小角,里边的泡泡纸倒是还结结实实的里三层外三层包裹的鼓鼓囊囊,有个角上挂着点可怜巴巴的水珠。把泡泡纸剪开之后里边还有两捆小的泡泡纸,黄少天嘴角抽了抽继续往下剪,结果剪出了一叠小纸片——说一叠似乎有点太少了,是厚厚的一叠。

“这是……什么东西啊?”剑圣大大又有点懵,透明的包装袋包了好几层捆着那叠巴掌大小的东西,约莫能看出是纸张一类的,“以前买过的店送了宣传单?试用装?售后卡?队长队长你在哪个文具店买过什么东西啊?”

“……没有店主会送售后卡送一摞的,少天。”喻文州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继续剪自己手中的那一捆。

剪出来了两个墨水盒子。

“诶这两个是一样的!”黄少天放下了手中的纸,拿走了其中的一个。盒子上写着简洁的ink标,还跟了一串艺术字体的名字,上下两处都用封签纸封出了花纹。

喻文州已经把黄少天拆出来的那一捆所谓售后卡一样的东西彻底拆开了,不是售后卡,是活页纸。纸质清澈挺括,柔韧细腻不卡手,不干不涩;纸侧的小孔打的整整齐齐,不歪不斜不掉渣。奶油色的纸张上用灰绿印着格线方框和点阵,颜色清透柔滑,巴掌大小的活页大概是A6尺寸的,平日里随身记事写备忘最是方便。这厚厚的一摞早已经超出了一个常见的A6活页本的容量,大概可以用挺久都不必担心纸张用完的问题了。

“队长队长墨水要拆开吗?”黄少天也在盯着活页纸看,他有点惊讶。

“嗯嗯,拆吧。”

两人一起动手,拿到了两个沉甸甸的玻璃瓶。

“……”黄少天一时语塞,“文州你这是买了两瓶一样的黑墨水吗……?”

喻文州也有点懵。

他站起身来想了想,又仔细端详了一下,瓶子里的黑色应该只是墨水的表现问题。

 

蓝雨的剑与基石扔了快递盒子塑料胶带泡泡纸洗干净了手抱着东西来到了写字台前,好奇宝宝一般拧开了其中的一瓶墨水倒了一点在胶片纸上,喻文州拿棉签蘸了一点随手涂上了草稿纸,墨蓝的颜色唰啦一下带着毛毛边向四面八方奔腾而去。

“……蓝墨水?”剑圣继续语塞。

蓝雨的队长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他从笔筒里找了一支铅笔状的橡皮——说起来这橡皮还是瀚文带回来的,队里一人送了一盒——用橡皮蘸了一点墨水在笔记本上划开,深深浅浅的蓝立即层次感丰富了起来。

 

浓者深邃如夜空,浅者温柔若初雨。

 

黄少天从活页纸的塑料包装后边扒拉出来了一张小卡片,上边除了类似于店家会送的寄语之外还有半张画着个头像,仔细一看貌似是索克萨尔,旁边还有小心心和小星星。

莫非是队长的粉丝送的?可是队长的粉丝为什么会送这种东西?

“诶队长队长你看这里还有张小卡片!”黄少天抬头看了眼还在跟墨水较劲的自家队长,伸手拍了拍。

喻文州接过了那张卡,店家的手写寄语倒是没什么特别的,然后他看到了底下那个Q版的索克萨尔。

====================TBC=====================

作者的碎碎念:

文笔复健中,文不对题,OOC十分抱歉

以及钢笔不要频繁拆洗这条是真的哦

 

  71 2
评论(2)
热度(71)

© 赤小豆浦月 | Powered by LOFTER